04

八年多前,一天下午,小女兒要我和她爸爸坐到沙發上,說有事告訴我們。我們之間從沒這麼嚴肅過,從小到大我們分享的話題不少,一向也都算尊重她做的各項決定了。我心想:還有什麼事會嚇到我呢?

06

十幾年前,毅然地從美國一間高不見董的財務金控公司離開,回到了我的家鄉──台北,便很幸運地一直在這間很有衝勁又活潑可愛的軟體科技公司服務。朋友常笑稱我們像是一家跨國的「怪怪」先鋒部隊,因為部隊裡的人不是一天到晚在國內,參加自己公司的訓練活動或是體育社團,就是用很普通的英文在國外闖盪解決各國客戶的問題。台北辦公室員工的穿著就像是還在大學校園一樣──牛仔褲和T恤,腳上穿著舒適的拖鞋,人手一罐可樂 (因為只要一塊錢),朋友每次看我這樣總愛戲謔我說:「你們到底有沒有在認真上班呀?!」

09

我高中的時候學美術,大學時彈古琴,後來跑到日本,以荻生徂徠為題,用思想史的方法來研究東亞的藝術思想,等到博士畢業回國,照一般習慣需好好找工作的時候,我又一頭栽進身心靈的世界當中,打開了與異次元世界的連結,能夠接收到指導靈、上師們的訊息,也開啟了我的靈性工作生涯。

第 1 頁,共 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