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完成了在交大的最後一堂由我授課的課 「污染物傳輸」。那麼也順便來這裡做應該也是最後一次分享上污染物傳輸課而延伸出來的生活聯想吧!

會用這樣聳動的問句作為標題,是想挑戰某些既定的常規、理所當然的思維。身為大學中西醫雙主修出身的我,在那八年的醫學院時期,就非常充分地在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療癒體系中,體會到如何在迥異的體系中掙扎求生存,而且近年來中醫還有種還走向西醫化(更精確地說是科學化)的趨勢。

如果你有過第一次出國的經驗,那你一定可以想像,第一次,要搭長途飛機整整24小時,去到夢想中一生一定要去一次的非洲,那種興奮、期待,又有一點點害怕受傷害的心情。(右為本文作者)

我們的社會正在高齡化,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中華民國人口推估(2018至2065年)」 (2018) 的資料顯示,台灣已於1993年成為高齡化社會,2018年轉為高齡社會,推估將於2026年邁入超高齡社會。2065年每10人中,約有4位是65歲以上老年人口,而此4位中則即有1位是85歲以上之超高齡老人。高齡化的浪潮來的太快,我們必須學習調適,找出最適合高齡化社會的生活模式。然而,目前台灣關於高齡化社會的想像似乎太過制式,將銀髮族的生活過度「醫療化」,所討論的多半是上了年紀的人該如何健康飲食、健康作息。

大學時代是「女性主義」開始瀰漫校園的年代。可能是因為生日突然不再放假,還和兒童節合併成了婦幼節,我大為不滿,於是也跟著選了女性主義的通識課。看了一部又一部的性別電影,讀了一本又一本的性別書,突然間平凡的文字、影像、建築物、傢俱…… 都可以用性別的角度來解讀、批判,我對於身為婦女的愉快與自豪也被大大動搖了。

關於教職,之於我,既不是職業,也不是事業,而是一種志業。人能從事志業,有薪水又能實踐理念,是人生的至樂。期待每一位新進教師,都能找到在學界奮鬥的目標,從事志業,無怨無悔。

更多文章:

期數
標題
作者
郭葉珍|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 副教授
郭葉珍|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 副教授
郭葉珍|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 副教授
鍾佩蓉|國立成功大學 醫學院專案人員
陳慈幸|國立中正大學 犯罪防治學系 教授
郭葉珍|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 副教授
劉玉皙|中研院經濟所博士後研究員、女科技人電子報特約撰稿人
Dr. Ineke Busken|南非獨立性別研究與評估學者、2017性別與科技國際會議邀請演講者;洪文玲 譯
劉雅瑄|台大地質科學系暨研究所 副教授
游欣|趨勢科技 全球使用者經驗設計 協理
陳貞竹|日本廣島大學 社會科學研究科 博士
沈姿蓉 | 高雄市柏仁醫院 護理部主任
郭葉珍 |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 副教授
林宜平 | 陽明大學 科技與社會所 副教授兼所長
許昭萍 | 中央研究院 化學研究所 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