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飛行人生

2017.09.04   何亞晴(筆名)
生命

八年多前,一天下午,小女兒要我和她爸爸坐到沙發上,說有事告訴我們。我們之間從沒這麼嚴肅過,從小到大我們分享的話題不少,一向也都算尊重她做的各項決定了。我心想:還有什麼事會嚇到我呢?

女兒說已通過層層考試被錄取了,過完農曆年就要去受訓當空服員。她說,這個航空公司有好多年不曾在臺灣進行召募了,這次來頗引起轟動,能被錄取是百中選一。這應該是個好消息,她爸爸恭喜了她,但因為知道這是我的罩門,她先斬後奏,而我真的被嚇到,不記得當時自己說了什麼。
那個晚上,我獨自到住家附近的運動場,一圈一圈地走,平緩一下自己的心緒……。當晚,寫了一封信請教一位一向很信賴的、長我幾歲的朋友,她的女兒也是空服員。朋友回信說,不僅女兒是空服員,她兒子自從大學參加登山社團之後就愛上登山,樂此不疲,連出國留學也只選有山可爬的地方,一放假就去登山,挑戰越高越投入。身為母親,她雖然也會擔心,但孩子的興趣和選擇,做父母的只能尊重。信末,朋友附上各航空公司飛航安全的評比資料給我參考。
第二天,我才跟女兒說,好,去吧!

我自己第一次搭飛機是在讀大學的時候,從高雄到臺北。第二次是幾年後的出國留學,桃園到舊金山。年輕時搭飛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對這麼龐大的機體載重,能在天上飛,只覺得神奇。改變是受到華航名古屋事件的影響。從美國回臺後,開始當老師。名古屋事件罹難者中有個空服員曾是我導師班的學生。她開朗愛笑,很喜歡找我聊天,跟我分享了許多事,畢業時還約好會告訴我故事的後續發展。參加她的告別式,與她班上同學只能淚眼相望,一旁是她相依為命的母親,和不知所措的男友……從此,恐機上身。

給了女兒支持,機場送行時,還是淚崩……幾個月後,女兒順利結束嚴格的訓練課程,正式開始在飛機上的工作。有好一段時間,我總依著她給的班表在電腦上查詢飛機的起落,確認她的平安。慢慢才學會放下。

在那之前,有一次跟好友聊天,談起我們都是很願意讓孩子自己做決定的人,但仔細想來,我們的子女也並沒有走上什麼太令人擔心的路,我們因此深感慶幸。之後不久,女兒去考空服員,她兒子也表示想當機師。但女兒對飛行有興趣,還是出乎我的意料。小時候文靜怕生的她,居然選擇這麼需要與人互動的服務工作;從小只會黏著姐姐、黏著我的她,居然可以忍受必須長期一個人在外站候機的孤單。孩子逐漸長大、活出自己不一樣的人生,除了驚訝,我只有讚嘆。

在空服員女兒身上,我看到什麼呢?嚴謹的職前、在職訓練。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待人處事和應付各種狀況的能力。獨立生活的能力。忍受孤單的能力。高度調適生活作息的能力。對周遭環境極敏銳的觀察力。有力的手臂。矯健的步伐。有一個空服員女兒,又為我帶來什麼?更尊重、信賴孩子的決定和能力。對從事服務工作的人更加體恤、感謝的心。還有,之後每次搭機,我都會想,這是女兒的工作,沒什麼好怕的,力量油然而生,心也漸漸安定,多年的恐機慢慢變得無謂。空服員的工作,除了體力勞動,也要協助形形色色的乘客解決各式各樣的問題,甚或是無禮/理的要求,其中需要許多情緒勞動,但常常被視為理所當然。有一次搭機前,女兒囑咐我,不妨買盒點心送給艙區的空服員,謝謝她/他們。我這樣做了。沒想到她/他們特別到我座位旁、一一跟我致謝。原來一點小小心意就可以是她/他們工作的回饋,我希望被女兒服務過的人也都心存感謝。

航空公司通常會給員工和家屬各種機票優惠,但限制也不少,加上忙碌,過去多年,我用的次數很少。去年從教職退休,女兒邀我去一趟阿姆斯特丹,除了慶祝我的退休,說想要讓我多了解她在外站的生活。阿姆斯特丹只是其中一個城市,八年來,她跑遍世界各地。她說,許多外站都像家了。除了工作,她也利用休假,去了更多地方。這是這個工作很大的紅利,在很短的時間內,花較小代價,行遍萬里路。

空服員這個行業的性別問題,過去經常被批評。譬如,對於年齡、外貌、身材,還有制服的要求等等,這在亞洲的航空公司尤其明顯。我跟女兒討論過這個問題,她說,身高主要是為了要搆得上安全設備,嚴格說,只要手夠長就可以。她的公司並不怎麼要求身材外貌,制服也鬆綁了、人性許多。近年來,許多舊習確實都有了改變,過去的單身條款、禁孕條款應該都不存在了。前面提到的那個朋友,她女兒在工作期間,結婚生產,兩度請了產假育嬰假,之後回去繼續飛。女兒同事中,結婚、生產的例子也不少,公司都已有相關福利或規定。現在確實有許多空服員把這個工作當成終生職業。當然,問題不是全然不存在了,譬如,飛行相關工作的性別區隔現象至今仍然明顯,機師幾乎都是男性,空服員則還是以女性居多。工作幾年之後,有一次我問女兒:還打算做多久?她說:這個問題很奇怪,通常機師不會被問這個問題,為什麼空服員卻經常要這樣被問?這個回問很有力。雖然我的初衷不是這樣,但其中有沒有潛藏的性別差別對待問題,不無疑義,值得反省。

因為女兒,我才稍稍了解航空公司的一些管理措施,排班、換班、休假、福利、升遷、階層等等。這麼龐大的公司,這是很不容易的工程。企業內部的員工總會找到不盡理想、需要改進的地方,近日也聽聞這家公司因近年獲利不如預期,新的年度恐有裁員打算,另外為了樽節成本,對於資深員工也祭出不甚友善的政策等等。這也是女兒在就職滿八年後,決定離職的主要原因。但作為員工的家長,我其實要對女兒的公司誠摯地道聲謝謝,謝謝它嚴格確保飛行安全,不僅照顧了員工,也安了家人的心。飛安之外,關於飛航工時限制的遵守,還有不盲目「以客為尊」的界線,訂出保護員工尊嚴和避免職業傷害的規定等等,都很值得肯定。由此,也可以看出,每個人因為不同的位置,會有不同的經驗和立場。在自己之外,若也能看到他人,透過協商,創造出「共同」,就是件美事。

八年是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因為有這樣的經驗,之後,不管女兒從事什麼工作、做什麼人生選擇,相信這些歷練都會繼續造福、豐富她的人生。而我,經過這樣的鍛鍊,應該不會再被什麼嚇著了吧!

 

*原文刊載於《性別平等教育季刊》第79期,經作者同意轉載。

897 最後修改於 %2017.%09.%0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