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小心殺死我自己

2017.03.15   郭葉珍 |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 副教授
刊載於專欄 生命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趁著寒假,我到印度當志工擔任翻譯。有些團體是專門為死亡預作準備的。在擔任這些團體的翻譯時,我不斷感受到每個人心裡那個小孩沒照顧好的威力。

引導師舉了一個例子:有個女孩家中有五個姊姊,一個弟弟。身為老六,再加上家裡就只有一個男生,她像隱形人一樣沒人注意她。

有一天女孩生病了,學校的老師好照顧她,同學捐款,護理人員也好愛她。

慢慢大家又都回到原本的生活了,女孩開始感受到大家把愛收回來了,由於身體已經學習到生病等於被愛。女孩不知不覺中病就好不了,越來越嚴重。小女孩急著要好,可是潛意識有著它的計畫。

我聽了覺得很驚悚,問說那怎麼辦?引導者說沒有答案,只能試試看這個女孩願不願意察覺自己內心的小孩,自己的孩子自己救,擁抱自己內心那個不被疼愛的小孩,讓她感受到安全與愛,不再企圖從父母、師長、朋友、醫護人員身上得到永遠要不到的愛,或者來來去去的愛。

或許身體收到愛,會停止生病。然而如果不願意承認這個小孩,推開她,還是要外面的人抱抱,那要能痊癒的機會就很渺茫了,然後,這個女孩就在不知不覺中殺死了自己。

聽完這個故事,我起了一個念頭:我得趕快把我內心所有的小孩通通找出來,也幫大家看到自己內心的小孩。畢竟父母不是神,以前的時代那麼困苦、孩子又多,加上華人文化就是不會開口說愛,你/妳沒辦法要求父母照你的意思從頭來過。師長的羞辱你/妳也討不回來了。為了讓我們有美好的健康與關係,自己內心的小孩一定得自己救啊!

然而,要找到自己內心的小孩談何容易?我已經天天做靜心還看不到別人看到我的部分。

 

引導者:「郭葉,妳為什麼在聽我們講話時身體一直呈現花豹狀?妳不累嗎?」

沒有啊。我的身體哪有像花豹那樣眼睛張得大大的,準備要獵捕食物的樣子?我很放鬆啊。

Marc:「郭葉, 妳為什麼這麼嚴肅?」

沒有啊。我應該是全世界最不嚴肅的人吧?

和我一起去當翻譯的哥哥:「哎唷,妳為什麼黑眼圈那麼嚴重?」

沒有啊。我為了保持最佳狀態,除了翻譯和寫文章就是睡很飽,怎麼會黑眼圈呢?

 

否認吧!盡量否認吧,全世界都看得到,就是自己看不到。要看到自己何其難,別人看到自己又否認。除非藉著靜心覺察自己,否則沒人救得了自己心中的小孩。 

485 最後修改於 %2017.%08.%01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