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我參與了「生產改革行動聯盟」的成立,認識了一群致力生產改革的夥伴,開啟了另一個世界。「這才是對待產婦的理想方式啊!」看著夥伴居家生產的影片,我淚流不停。2015年生動盟的另一位夥伴小怡居家生產,我是接生者,那也是我從事順勢生產的起點。

早上安排了「藥師居家訪視」,我提前一小時到了藥局,8點打卡翻閱已整理的兩個個案資料,一是正在使用肺結核藥品但卻深受副作用所苦的黃伯伯、二是血糖控制不穩定,卻總是很擔心麻煩別人的溫婆婆。

選擇這項工作完全是一個偶然;但是,我一向喜歡拆解東西再拼裝回去,藉此了解它們是怎麼運作的。

「什麼?妳在造船廠上班嗎?是從事行政工作那類的嗎?」

「什麼?妳是工程師嗎?那在畫圖的嗎?」

作為一個水環境規劃設計的研究者,東南亞對我來說是很棒的田野。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