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不曾怪東怪西的,所以我們從小就接受壞事不為什麼就是會發生,也養成了發生事情就面對的習慣,這讓我們手足仨活在這個世界上少了很多內心的折磨。

這幾年被介紹的時候,常常伴隨著的關鍵字是「公民科技」。
而要是讓我自介,多半會再加上「兩個孩子的媽」,這大概組成了我這個女性的一點面貌。

我總覺得我的狗milo比較愛我女兒,因為我摸牠牠會不給我摸。

昨天我的行程太滿,清晨就出門了,回到家都晚上十點了。看到垃圾,趁著衣服還沒換下來把垃圾拿去丟,在電梯口聽到milo在哭,丟完垃圾上樓,在電梯口聽牠還在哭,可是我開門要抱抱牠,牠就跑掉了。

常言道「男人就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然而「父親卻又是男人最溫柔的名字」,這兩句話完全相反又互相衝突的形容著同一個人。

昨天早上是個忙碌的早晨,因為禮拜一要開會,再加上同事請假一週我需要在這段時間補上對方工作的進度,所以一直急著出門,然而每個禮拜一因為剛結束爸爸媽媽整天陪伴又恢復上班上課而都有點 Monday blue 的豆皮,昨天也一如往常開始憂鬱...

豆皮:「媽媽,今天下課的時候你可以來接我嗎?我不要姨婆(阿姨)來接我。」
我:「媽媽今天沒辦法提早下班,姨婆去接你好嗎?」

更多文章:

期數
標題
作者
李燕瓊|博客來知名作家、報社主編
陳宜欣 | 國立清華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副教授
蔡曉雯|長庚大學 生化與生醫工程研究所 教授
陳宜欣 | 國立清華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副教授
吳心恬 | 中央資管系 碩班1997畢業,系友會現任理事長,南山人壽 業務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