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孩在非洲的「延經計畫」:你所不知道,我在馬拉威吃下的「延經藥」 精選

2019.11.13   薛羽彤|南國青鳥書店 副店長
刊載於專欄 生命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如果你有過第一次出國的經驗,那你一定可以想像,第一次,要搭長途飛機整整24小時,去到夢想中一生一定要去一次的非洲,那種興奮、期待,又有一點點害怕受傷害的心情。(右為本文作者)

你是女人,那你也一定可以想像,出遠門還要帶著遠房親戚—大姨媽登機,那種無奈、悲痛,覺得老天為什麼要如此難為我的心情。那個第一次出國,滿懷各種情緒,且恰巧遭遇生理不便的人,就是我。

大學畢業那年,我與高中同學宣妤參與屏東縣府的計畫,有幸代表屏東女孩至非洲馬拉威交流。這是一趟有任務且十分有意義的旅行,在「台灣女孩日」這天,我們共同要為遠方的姐妹做些什麼。但是當我得知旅程中有近二分之一的日子都將與生理期度過,且即將前往的國度正是開發中國家,「我想去延後月經」的想法突然浮現在腦海中。離開台灣前幾個禮拜,我上網查了資料,第一次知道月經可以被控制,於是我來到婦產科尋求醫師的協助,醫生開了好幾顆延經藥並告訴我:「每天早餐、晚餐飯後都要吃,一定要按時服用,否則藥效不持續,就前功盡棄了。」原先以為放下心中大石,但醫師突然語重心長的說:「即使定時吃完,也不保證⼀定會成功喔!因為你有點太晚來找我了。」

那時候我心想:「沒關係,延經這件事就當姑且一試,成功了代表我很幸運,暫時不用經歷月經帶來的各種不便;如果失敗了,也當作是老天爺要給的考驗,讓我更能同理馬拉威女孩。」

我的茅廁初體驗,埋下計畫的伏筆

很幸運的是,旅途中順利發揮藥效,我在馬拉威的兩個禮拜都非常自在順利。雖然「延經計畫」成功,但「女性生理期」一事,卻令我掛⼼,也為本趟旅行埋下伏筆,成為計畫的初衷。還記得有天我們乘坐長途巴士,路途中來到一所小學,大夥下車借用廁所,走進小學左顧右盼沒找著,只看見眼前一棟又一棟的茅草屋,我們都驚呆了。所謂的馬桶的是由一個鐵蓋覆蓋洞口,你必須將鐵蓋掀開,解放完再將它闔上防止蚊蟲;沒有洗手台,必須和伙伴用自己帶來的飲用水洗手。如果我今天是位遇到生理期的女孩,因為沒有垃圾桶,首先我必須將使用完的衛生棉打包帶走;因為沒有洗手台,即便沾到經血可能也無法清潔。

我慶幸自己只是個過客,但別無選擇的馬拉威女孩,又該如何是好?

我敢說世界上每分每秒都有女孩正為生理期所苦,但馬拉威式的困擾可能不只有生理痛的不適,用碎布、芭蕉葉製的簡易生理用品,除了衛生堪憂,還讓女孩們一點都不自在,甚至因害怕外漏被嘲笑而不敢上學。於是在馬拉威有了「生理性失學」的名詞。

「缺課」很嚴重嗎?在馬拉威男女不平的社會裡,升學的機會對女孩來說格外重要。因為貧窮導致學習中斷,沒有學歷也沒有謀生技能的女孩,往往只成為婚姻制度下的商品,養兒育女一生,然後因為男尊女卑的觀念,教育的資源又再度挹注在家中男性身上。很難想像17 歲的少女Agness 把讀書當興趣,從旅途訪談的女中學生到女大生,教育帶來的影響力,令她們即使年紀小,都因為有理想而閃閃發光。她們喜歡讀書,因為面對許多別無選擇的人生課題,「讀書」是唯一能讓她們邁向更多機會與選擇的道路。

12 天的旅程,激盪「女孩大紅日」的誕生,我們希望透過募資降低女孩生理期的不便,讓求學之路不中斷,更希望透過一步步建構女孩的自我意識,達到性別平等的未來。於是我們與長期在馬拉威用心付出的畢嘉士基金會合作,將募資款項交由他們執行,團隊栽培地方婦女縫製布衛生棉,發放給需要的女孩,搭配性別與健康教育等課程,協助女孩充足知識、理解權益,雖然這個議題不大,卻值得我們去發現與同理。

我總是在想,會不會有這麼一位女孩,因為更了解自己,更相信自己的能力,而願意嘗試擺脫世代纏繞的家族命運呢?

 
448 最後修改於 %2019.%11.%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