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過去的我大概無法想像這個場景:法庭裡,我正以專家鑑定人的身份和一名受害女孩坐在一起。我身旁的這位女孩挫折地哭著──並沒有大聲哭出來,是近乎無聲地哭,她一邊搥椅子一邊說:「你們就是不等!」。不等什麼?大家不等她回答檢察官問的問題。她是一名中度智能障礙的青少年女孩,在理解與回答法庭上的問題有些困難,需要給她更多的時間去思考與反應。但在一般的情況下,法院不會給受害者這麼多的時間去傾聽、處理與理解法庭上的問題,如果他們(指一般成人的情況)問題回答得不夠快,問題會一再地被重複問,這往往會造成受害者很大的壓力。而這正是我坐在女孩身旁的原因,身為一個兒童證詞方面的專家學者,法院聘請我來協助她進行交叉詰問。
第 3 頁,共 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