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成自己原來的模樣

2017.11.14   賴郁雯|國立交通大學 外國語言文學系 助理教授
職涯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就要結束在首爾的學術會議回台北了,看著螢幕上的《女科技人電子報》文稿,突然不知如何下筆,旅程前和現在回程中的想法竟然轉了一個髮夾彎...

 

二十幾到三十幾歲時在美國混,雖然在台灣拿了昆蟲學學、碩士,卻一心只想脫離學界開始工作。沒想到因緣際會旁聽「語言學概論」的課,就拐進了語言學的世界;在學術風氣鼎盛的校園中,從每天都想玩慢慢養成稍微能靜下來做科學研究的性格。初回台灣時覺得新鮮活潑熱血沸騰,但八年過去了,在內憂(靈魂躁動)外患(家庭、社會、升等)的種種因子影響下,時不時就唉聲嘆氣覺得自己不適合這種生活。憂鬱了一段時間後,決心放過自己,考試受訓拿到了外語領隊證照,隨時準備切線飛離學界,去過一種跟現在全然不同的生活。

偏偏在這個時候接到女科技人關於職涯的邀稿,一開始心想「是要分享自己魯起來認輸的『轉職』心得嗎?」,而就在寫這篇文章的這幾天,對自己生涯的看法,竟因為剛剛開完的這個研討會而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這次的言語科學研討會,完全意外受邀成為台灣籌備代表、跟被邀請的一線 Keynote speakers 在兩天之間熟透、主持的場次硬體意外連連導致必須以藝人角色串場、會議後旋即被邀請成為韓國言語科學期刊編輯群(editorial board),整個就是個峰迴路轉的麻花型旅程。


 

話說從頭,我所服務的新竹「宅大」鼓勵教授們錄製影音課程(Open CourseWare),影片除了上傳學校網頁, YouTube,還推進iTunes U。錄製整個學期的影片有經費跟助理補助、OCW團隊還做好十八週課程的攝影,後製,校對跟編輯;條件看似不錯,但是許多老師覺得太複雜而推動不易(凡說過的都留下呈堂證供、影片圖片需要版權無疑義、要不怕兩台攝影機、每週都要協同助理校稿確認...)。當年貪圖補助(正),又覺得能留下影片與翻轉教育接軌(副),就咬牙錄了三門課;期間壓力相當大,課前戰戰兢兢備課,課中咬字敘述鋪陳等都得斟酌,就這樣熬過54週。

蝴蝶效應就此展開...兩年前某位韓國學者H看了我在iTunes U的影片,覺得輕鬆有趣,因此籌備前期寫信請我在台灣幫忙宣傳,由於我歐巴桑的愛說話性格,多寫了幾句感謝他美言我的課程,並恭維他的籌備嚴謹。半年後要發正式會議通知時,他正式邀請我擔任籌備委員(一國一位),說是只要投稿參加,或是擔任某節討論的主持人就包吃包住,還不用繳貴參參的報名費。身為喜歡貪小便宜的歐巴桑的我自然不會放過,就這樣被免費的甜頭引到了首爾。個性和英語表達等問題,讓東亞地區的國際會議提問狀況都不踴躍。然而宇宙最強的生物— 歐巴桑根本已經把面子拋之度外,加上吃人嘴軟,會中舉凡腦中有黑人問號或是有什麼看法,我都舉手溫和發問。大概是被我的認真(aka 不要臉)精神震攝到,會議結束的那天,韓國言語科學的期刊主編主動提起,希望我這位台灣歐巴桑加入編輯群,一起把韓國的言語科學期刊帶入國際!這對已經對自己待在學界失去信心的歐巴桑突然回春了。(請和我念三次「歐巴桑是宇宙最強的生物」)

另外一個讓我重新考慮留在學界的原因,是因為和一線講者同時受邀而有許多接觸討論的機會。學術研討會是學者的日常,年輕時貪玩,自己發表完就不管其他議程;之後才慢慢體會,學者雖然大部分都做著不能直接改變世界的事情(無誤),但他們畢竟是愛好智慧(Doctor of Philosophy: ‘philo’ 愛好; ‘sophy’ 智慧) 的一群人;此外,真正全方位的學者不會只通曉自己的研究主題,他們通常善於觸類旁通,許多跨領域的有趣議題都能討論,總而言之,參加好的學術會議其實是極具挑戰性以及可以讓腦高轉速的優質學習之旅。

一些留學回國的學者可能有以下類似的經驗,畢業回國任教後,跟學術界連結的臍帶就掉了。在台灣學界有時會覺得寂寞,因為就算有聰明的同業,他們可能在焦頭爛額育幼或安(父母)親,可能不一定樂意交談,也不一定願意跟你/妳交談。此外,在學校裡面被制度跟魔人磨損,不消幾年,整個人都變形了,就會產生我經歷的中年轉職症候。

此番雲霄飛車的首爾之旅讓我意識到,如果你/妳跟幾天前的我一樣,一直想翻轉人生,可以走走下面的檢索表(請原諒一個前昆蟲分類學家的職業病),重新思考一番,祝福你/妳。

☆---------------☆

1a 不是逃避,但真心不想做了|放下吧,人生有很多路可走,如果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你/妳不用爛在這個地方腐朽。 “If 'Plan A' didn't work, the alphabet has 25 more letters! Stay cool.” — anonymous
1b 你/妳不確定是一時倦勤還是中年危機,但在目前的環境不快樂 …………………………………前往第2題
2a 當初進這個領域的初心還在 …………………………………前往第3題
2b 無法確認初心殘留指數|找些看似仍有類似初心的資深前輩討論(建議國內國外,老中青三代均衡取樣);或製造可以誘發(或偵測)初心的環境,例如優質研討會 …………………………………前往第4題
3a 我還願意再試一次這個工作環境|山不轉路轉,環境無法改變,自行轉念。推薦吸付諮商心理師,或是跟隨 seafood。(大推宅大環工所「白姐」的自我探索課程,保證非保險非直銷非邪教,請私訊。) “I am my problem and also my solution.”— anonymous
3b 對目前的環境忍無可忍|再待下去對不起自己的人生,另起爐灶 …………………………………前往第5題
4a 相談甚歡,n 個研究主題湧出,殘留指數高於平均兩個標準差 …………………………………前往第3題
4b 參加後仍然無感,殘留指數低於兩個標準差 ……………………回到1a
5a 沒有家累|繼續做研究但換個環境,就算重新做博士後,至少可以少些雜務,生活充實開心些。“If you are brave enough to say good-bye, life will reward you with a new hello.”— Paulo Coelho
5b 有家累|誠心和伴侶溝通協調出最適合的其他路徑,雖然轉職後薪水可能便少,簡單生活一樣能好好過日子。 “Live a want to life, not a have to life.” — anonymous

 

 

作者資訊

交通大學外國語言文學系助理教授賴郁雯(aka 縱貫線蝦姐) Email: 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學術領域:語音學(Phonetics),心理語言學(Psycholinguistics),言語科學(Speech Science),電腦輔助語言教學(Computer-Assisted Language Learning)

 

 

2541 最後修改於 %2017.%11.%20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