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意願的道路上——我的創業之路 精選

12 七月 2017   許麗玲|比博飛思能量設計股份有限公司 執行總監、《人間魚》品牌創辦人
職涯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啓動願望

我1960年出生,趕上二戰後嬰兒潮的後段。在雲林的小鎮上唸書成長,國中快畢業時,父親不知從哪兒弄來一輛老舊的腳踏車給我當交通工具。

其實那時我家就住在學校旁邊,根本不需要一輛腳踏車上學,但是,我想父親認出我那不安份的靈魂(那絕對也是遺傳自他!),所以千方百計弄來那輛腳踏車。我記得那輛車老是掉鍊子,也記得它會將我過長的褲管捲進鍊子的齒輪中。不過,我到現在都記得十五歲的我,騎在老舊的腳踏車上自由的像一陣風──一陣青春狂熱的風!!

我常騎著那輛腳踏車和初戀的那個男孩偷偷約會,他是小鎮上有錢人家的小孩,他騎的是變速腳踏車!我們約會的方式是先到一個集合地點,我將自己的腳踏車停好,然後坐上他的腳踏車後座。

在那個年代,最讓兩人情思盪漾的就是坐在後座的我雙手扶著男孩的腰,在鎮外的小路上漫無目的的騎著。後來那男孩到高雄唸五專,而我留在小鎮上唸高中。幾次書信往來之後,兩個人變得陌生而清淡。當時年幼初戀,不懂得失落與傷心,總覺得兩人之間應該還有些什麼,但又說不上來那是什麼。記得升高二的暑假,男孩回到小鎮,他在小鎮的公園找到我,問我要不要出去走走。我點頭同意,男孩仍然騎著他的變速腳踏車,而我還是那輛會掉鍊的老車。那天我並没有去老地方停腳踏車,兩個人很有默契地一路併騎著。半個多小時後,我們來到鄰近的一個村落,那時已是黃昏,村子的小路看得到夕陽餘輝,我停下車,他也是,沉默了好久,他問我一句話:「吔,妳以後想要做什麼?」我看著天邊的夕陽,夏日嘉南平原的風吹著我的臉,我對著天際說:「我想唸大學!我要唸中文系!還有,我想要去到天邊海角,我想離開台灣,越遠越好!」然後我問他:「那你呢?」他看著我面帶微笑說:「我一定會回來接家裡的事業,我不是讀書的料,但是我爸說接家裡的貨運行跟餐廳不需要唸到大學,他小學畢業就白手起家,我唸到五專夠了!」

其實,我的成績比這男孩差,高中還差點畢不了業。我的家境不好,一唸完高中,就到台北獨力謀生。但是,後來我真的唸了大學中文系,大學畢業後也離開台灣去到一個遙遠的國家歷練十多年。而那初戀的男孩後來是否回小鎮接家裡的事業,我完全不得而知。那個暑假很漫長,男孩從那天之後就没有再和我聯絡過了。

高中畢業後,我的人生充滿各種變化,生命好像一場永無止境的冒險。那輛老舊的腳踏車如今不知何在,但是我永遠記得年少時那個小村落的夏日傍晚,第一次品嚐到啓動願望時,內心的自由、遼闊與自在的滋味,我知道這滋味會一直留在記憶深處,至死不忘。每當我的生命被安全感給安頓成無趣與無奈時,我總會記得初戀情人送給我的那份寶貴的禮物:那道天邊的晚霞與許願時的幸福感!

 

行願

2011年,我和幾個伙伴開了一家公司,創立天然護膚保養品牌「Peoplefish 人間魚」,從學院的教職轉入商場,每天都是新的挑戰與考驗。如何自由、堅定地行走在意願的道路上成為一個巨大的課題!年輕時,可以隨風而動,意願朝向哪兒,就往哪兒行動,即使有諸多障礙,仍然覺得可以自我支持,往前行走。但是,年過五十才創業,不但將努力了大半生才獲得的學院教職完全抛下,同時,也看到自己的體力與腦力隨著歲月逐漸流失。我的懷疑日漸增長,壓力與恐懼如影隨形。記得無數的夜晚,我獨自留在公司,利用夜深人靜時,可以不受打擾地研究配方、調配香氣。當我從倉庫中拿出一罐罐從世界各個不同產地採購來的精油:印度的粉紅蓮花、非洲的乳香、没藥;埃及的橙花、普羅旺斯的薰衣草與百里香…。我的鼻子忙著捕捉各式各樣的氣味,我的心也隨著香氣飛揚,我似乎可以感受到陽光照在花朵及葉片上,甚至依稀聽到草原上蜂蝶飛舞的羽翼翩躚。在這個珍貴的片刻,我的身心再一次地被來自大地的氣息所療癒,創業艱難的壓力與疑懼在這個當下不具有任何的重量與意義。

為什麼會走到創業的路上?這得從大學時代說起,大學時唸的是夜間部中文系,白天一直是打工的,大二時,離開一個忙碌的職場,白天多出時間又不耐待在家中,於是下午時分就出現在學校打算去社團看看能遇到什麼人,就在等電梯的走道上好奇地看起布告欄,一張貼文引起我的注意:台大醫院兒童日間留院部徵求訓練自閉症兒童的義工。

我在台大醫院當了一年多的義工,離開半年多之後,又接到醫院的電話,問我要不要接一位中法混血的女孩子的個案。小女孩九歲了,會說一些話,但是嚴重情緒障礙,她的學習及語言發展都出現很大的遲緩。我和這個小女孩相處半年之後,剛好大學畢業,應她的父母要求,去到法國繼續當小女孩的家教。三個月之後,我就提出想要回台灣的要求。初到花都巴黎的新鮮感已退,我的法語程度仍然無法自由地和當地人互動。雖然很努力想要融入小女孩的家庭,但這對剛從大學畢業的我來說,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白天除了輔導小女孩之外,晚上我還到語言中心上課。週末則是一個人在外頭到處閒晃,這樣的生活讓我感到受限。

小女孩的父母只得接受我的要求,他們希望我能幫女孩找到一所適合她就讀的特殊教育中心,等她安頓好之後,我再離開。於是,我和女孩的母親帶著她到各個巴黎市區的特殊教育中心試讀。有一天,來到巴黎鐵塔附近一所剛成立不久的中心試讀。那個中心位於一所小學旁,據說原來是小學附屬的幼稚園,因為社區幼兒人數不足,現在成為這所中心的校園。偌大的庭院加上兩間大教室,還有一間行政辦公室就是這所中心的全部樣貌。

因為中心剛成立不久,人手不足,所以我得陪著小女孩留在中心試讀。我看到一位年約五十歲的中年婦女,帶著六、七個年齡從五、六歲到十二、三歲之間的自閉症孩童。這名婦女是一位精神科醫師,也是中心的主任,她一面對著幾個子孩吼叫,一面和我用有限的英語溝通。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於是雙手各抓住一個小孩,再用眼神控制住另一個眼光剛好飄向我的小傢伙。就這樣,這群亂了套的小孩開始有了秩序感。試讀的第二天傍晚,我帶著小女孩向這位主任道謝並且道別,因為:「我覺得這個中心尚未有完善的規模,不太適合這個小女孩來就讀」。没想到主任說:「小孩不來没關係,但是,我們想請妳來工作,不知道妳能否留下來?」

就這樣,我留在這個特殊教育中心工作了四年,中心的學生將近二十多名,教師也有四、五位。到了第四年,我又覺得無聊了!我向主住提出辭呈,想回台灣去。主任認為我就這麼回去有些可惜,剛好衛生署來了一封信,有個在職訓練的機會我可以考慮參加。這個在職訓練頗為吃力,平時要到各個不同的療養或是特教機構實習,每個月還有一個週末得上兩天的課。

我想想也好,於是同意參加為期一年,幾乎没有休假的在職訓練。一年下來,我見識到法國這個社會主義國家複雜的療養系統,同時也初步接觸到一些心理學的知識。最後,我通過考試,取得一張心理輔導員的證照。但是,我不想從事心理輔導的工作,因為我覺得自己的能力完全不足,同時,我也發現由於緊湊的時間安排,加上和中心的家長會成員在溝通上出現一些問題,我感到身心俱疲,然而,初級的心理學課程啓動了我的求知慾,我仍然向主任提出辭呈,不過,我打消回台灣的想法,這回,我想重拾學業!

研究所是由一名民族精神醫學(Ethnopsychiatry)的教授和一名宗教學教授聯合指導的。碩士論文研究的是宋代筆記小說《夷堅志》中一篇關於女子被附身的道教治療儀式。博士論文則是研究台灣民間信仰中幾近失傳;由俗稱「紅頭師公」的道士所舉行的治療儀式「大補運」。長達十多年的碩博士階段,跨足心理學、文化人類學以及宗教學,論文主題從宋朝到現代的台灣民間信仰,研究範圍都是以「治療儀式」為核心議題,我想了解,人為什麼會身心失序?更想知道,療癒的契機是什麼?

2000年時,我正在撰寫博士論文的最後階段,有一天和教授討論論文,她建議我去接觸一些和主題没有直接關連的活動或是課程,她以自身的例子說,比如當年她研究西伯利亞的薩滿信仰,她就去參加舞台劇表演還有研究歌劇,因為:薩滿的儀式其實也是某種人類的歌舞與展演。於是,我參加了巴黎順勢療法(Homeopathy)學會舉辦的課程。雖然是「順勢療法」課程,但是課程從希臘醫學始祖希波克拉底談起,還涉及到植物形態學、象徵心理學、人類身心互轉以及花精、芳香療法等等內容,短短一年的課程,卻讓我打開另一扇浩瀚的知識大門。没想到這個另類的學習竟成為日後創業的緣起。

 

創業

創立公司來自於偶然與機緣(什麼事情不是這麼來的呢?!)。拿到學位後,我先後在台中一所科技大學及花蓮幾個學院教書,幾年下來,發現自己一直無法將教書的工作視為一生的職志。直到2005年,我辭掉教學及其它工作,當時只想先停止工作,好好思考到底我想要做什麼。當我開始思考自己想要做什麼時,才發現其實我只知道自己不想要再繼續教書、或是到任何地方去任職,但是究竟自己想要做什麼?這是個從未思考過也不知道答案的問題。經過一段時間的摸索,仍然没有任何具體的答案。我只知道,人受之於社會,應該發揮一己的影響力,對社會有所回饋。於是我告訴自己,從這一刻起,留意手機來電,除了家人之外,到底朋友都是為了什麼事找我,那應該就是我能發揮影響力的地方。結果,我發現朋友,或是朋友的朋友們找我,大多是為了心理上的困惑,想要得到一些建議及諮商。於是我開始接受諮商的個案,幾年下來。我發現相較於教書,我更喜歡從事諮商工作。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面對每天越來越多的諮商個案,我開始想著,要如何結合我所學的,關於心理學、宗教學以及自然療法(包括芳香療法)的專業知識,讓更多的人從內在得到改變與幫助。於是我有了:「調配出結合花精療法與芳香療法的精華油來讓個案使用」的想法。在我的構想中,我並没有要依照每個人不同的狀況調配不同的精油與花精,我想要做的是調配出一款精華油,讓人在使用時獲得幸福感受。就好像一名手藝精良的廚師,或是擅長烹煮食物的家庭主婦,透過美食讓人感受幸福。

在這個同時,我找了一位藝術家朋友,請他設計精華油的標籤。這位朋友設計的圖案十分特別,他並没有按照任何既定的設計原理來設計標籤,而是依照精華油不同名稱的象徵意義,放空自己的構思意圖,像個隨興的孩子,在圖畫紙上畫出色彩鮮艷的線條。這些線條充滿了動態的能量之美,精華油的標籤就是以這些圖案為主而作的設計。

結合了花精、精油與植物油,再加上色彩艷麗、線條鮮明的能量圖案,除此之外,我又加入了大自然精素,這幾個元素加在一起,意外地讓原本不易被皮膚吸收且因為成份天然,而容易產生油耗味的芳香調油變得更細緻、好吸收,而且不容易有油耗味!我的構想是設計出一系列可隨身攜帶的精華油,讓人在日常生活中隨身取用,除了塗抺在身上不同的部位之外,也可作為臉部護膚保養品。皮膚和情緒的關係十分緊密,尤其是臉部的肌膚是直接反應情緒。人類的臉部透過各種表情與氣色來傳達許多非語言的訊息,情緒的訊息更是直接由臉部來表達。所以,我的發想是做出除了可以滋養皮膚之外,還能平衡情緒,由內(心情)而外(皮膚)的護膚保養品!

記得那是2010年的秋天,我將第一款調配好的精華油「桃花」,大量地透過諮商及小型的工作坊與講座贈送給人。這些使用者的經驗回饋令人大感意外!原本有鬱抑傾向的個案,變得更開朗,更願意與人交談。還有人發現自己「對生命的好奇與興趣增加了」,短短半年間,我送出了近千支的「桃花」。許多人打電話給我,紛紛表示想要購買。就是這些使用者的經驗回饋,促成了「人間魚」品牌的誕生。幾年下來,人間魚的產品從最早期研製的七支10毫升隨身攜帶的精華油,一直到現在琳瑯滿目,從沐浴用品到護膚精華油、精華霜以及乳液、凝香等等超過二、三十種品項。

由於芳香療法專業運用的都是來自大自然的有機農產作物。我也開始留意起台灣的有機農作及小農的生態。幾年下來,發現台灣很適合生產芳香純露,利用蒸餾法,從各式各樣芳香植物萃取純露:茉莉、梔子花、檸檬果皮、檸檬葉、桶柑花、桶柑果皮、桶柑葉、鳳梨皮、鳳梨莖、五葉松、台灣野百合…。純露對皮膚以及老年人或是嬰幼兒的身心照護都有極大的助益。純露溫和、細緻的水溶性分子,除了可作為天然的保溼化妝水之外,稀釋到飲用水或是調入果汁、茶飲,是十分養生的飲料。

地處亞熱帶的台灣,地形多變化,植物、水果種類也十分多樣。我想像著,如果能夠鼓勵有機或無毒栽種的小農,利用各種植物萃取純露,讓更多的消費大眾知道純露對身心的好處,有助於讓台灣的農業走向更穩定及多元化的可持續發展。我想要發展一個和以往不同的商業模式:如果可以建立一個商業模式,結合台灣的消費大眾、農民與土地,並且讓這三者形成一個相互依存且受尊重的關係,那麼這個模式也應該可以在世界其它地方推廣。希望未來,每戶人家的衛浴廢水不會再讓海中的魚蝦中毒,希望每個國家的小農都能夠樂利永續,希望人與大自然的關係不會再被消費行為破壞…。

回顧數十年的人生,發現我從十五歲的那個夏日傍晚,一直到現在,一路走來,我了解到,作為宇宙的生命,我們都是宇宙整體的一部份,即便是小小個人的願望,都和宇宙整體習習相關。「當你真心想要,全宇宙都會來配合你!」我想,十五歲的我所發出的願望並不只是一個小鎮女孩對外面世界的嚮往而已,那和一個更大的存在整體有關,是那個整體在召喚我,我只是聽從那個召喚並且盡力實行它。

 

作者簡介

許麗玲

1960年生

淡江夜間部中文系

法國高等研究實踐學院宗教學/文化人類學碩士資格,宗教學博士

現任:

比博飛思能量設計股份有限公司 執行總監

《人間魚》品牌創辦人

曾任:

私立輔仁大學宗教學系兼任講師

私立弘光科技大學專任助理教授

私立南華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國立花蓮師範學院兼任助理教授

177 最後修改於 %2017-%07-%13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