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換研究跑道和申請國外博士班心得 精選

2018.06.29   梁珈郡|台灣女科技人學會會員、國立清華大學物理所博士生
刊載於專欄 職涯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今年秋天我將入學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地球系統科學博士班。在這之前,我就讀清華大學的物理系(大學部和碩班)。以前的我都以唸物理自豪,如同部份物理學家一樣,我認為物理就足夠解釋宇宙的一切。我沈醉於理論電磁學、量子力學、場論等等美麗抽像的數學架構和概念。

但是漸漸的我發現,我學的東西或許很酷,但是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事情無法被物理解釋,例如生命的起源、神和鬼、愛和恨,以及我那大腸癌末期的阿媽。我一直是家族中學歷最高的 ,但是當得知自己最愛的阿媽大腸癌末期時我卻對這件事拿不上任何辦法,然後只能親眼看著生命就這樣逝去。

碩班我選擇讀生物物理,研究細胞膜的動力學,因為我知道細胞膜在人體的免疫系統及其他基本的生理功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讀完後我還是覺得離現實很遠。怎麼說呢?當然這些理論跟實驗非常重要,但是就如同大部份先進的領域一樣,要對生活有實際影響還需要一定時間。我想做一些更快對這個社會有貢獻的事。

這樣的想法帶領我轉換到地球科學領域。幾年前我會開始留意一些環境議題,然後我發現很多時候環境情況真的很糟糕,但是卻沒有足夠的人去意識到並且從自己生活中去改變實踐,更甚,當這牽扯到金錢跟利益時,很多真相就會被故意的掩埋。抱著這樣的心態我申請了美國一些學校的地球科學博士班,在跟一些老師洽談後,我最後選擇就讀加大爾灣分校(全額獎助金)。未來,我將和NASA合作,使用他們今年將發射上去的衛星,藉由測量地球的重力場,反推地貌的改變(會用到物理原理和一些電腦程式)。這項研究非常重要因為這是目前可以最準確測量格陵蘭冰河,南極大陸和高山冰層消退的國際合作計畫。對我來說,NASA就是遙不可及的星星,我從來沒想過可以有幸站在世界的頂端跟其他頂尖的科學家一起研究氣候和這個地球。同時,我加入台灣青年氣候聯盟(TWYCC, Taiwan Youth Climate Coalition),以地球公民的身份參與環境議題並且監督世界各政府的氣候規章運作(此組織隸屬於聯合國 UNFCCC YOUNGO)。

人家常常說轉換跑道是件很困難的事,我覺得沒錯但是我一點都不後悔。雖然必須要學習很多新的東西,但只要抱持著正面的心態跟想法去享受學習的過程就一點都不會覺得累。而且,我覺得自己的物理背景讓我成為獨特的一個存在。
學習地球科學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要了解地球,我們需要的不只是物理或是地理,我們還需要化學,生物,機械,資訊等等背景知識。怎麼說呢?例如當我們進行氣象/氣候模擬時,電腦的程式能力是必要的,這些大數據會需要有專業程式背景的人來做。同時,這些大數據的取得來源有兩種:過去的和現在的。過去的氣候資料藏在化石,珊瑚,海底沈澱或樹的年輪裡,想要把這些大自然告訴我們的資訊轉成有用的input需要化學跟生物相關背景。然而現在的氣候資料收集則仰賴衛星或是探測站探測船等等,而這些會需要機械和電腦的知識。再來,各國間的合作很重要,因為地球是一個整體,資料的輸入和取得需要國際間的合作。最後,這些彙整出來的資料必須要變成可以用的東西,也就是說必須要對政府形成某種的制約力和大眾教育的一部分。在這方面而言,了解政治和法律和教育也是必要的。

環境議題牽涉到的知識範圍很廣,同時也需要大家的一起參與和了解。同時,讀博士也是一個需要下定決心的挑戰,尤其是女生,通常這個年紀意味著應該成家生小孩(雖然我也會時常想這個問題,但是我想就順其自然,然後相信如果真的有這個需要,我一定可以找到互相分擔的另一半的)。雖然可能不是所有人都認同這個想法(例如說父母就不認同),但是夢想對我來說目前還是排第一,況且我希望未來我的投入,可以為這個地球及這個領域盡一份心力!

1131 最後修改於 %2018.%07.%02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