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遇而安 精選

2018.10.12   黃靜雅|曾任台大大氣科學系助教,現為音樂創作者、科普書翻譯者
刊載於專欄 職涯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人生歲月中,無論哪個階段,我都是順性而為、隨遇而安,凡事不強求。如此不積極的人生態度,自然沒有什麼豐功偉業可以與人共勉,說來頗為汗顏。雖說學的是理科,曾在台大理學院大氣科學系擔任助教多年,但其實與學術研究沒有太大關係,和「女科技人」只沾得上一點點邊。倒是近幾年來,我自認很用心的翻譯過幾本科普書,也算是略盡「推廣科技教育」的棉薄之力。


自然組還是社會組?

回想高二時面臨選組,我向來愛好文學音樂藝術,本該選擇社會組,但我當時認為學習科學需要專業訓練,文學藝術則可以自修,加上考慮到未來的就業出路,於是選擇了自然組。參加大學聯考那年,正好是「先考試後填志願」的第一屆,我嚮往台大的自由學風,把台大的科系都填在前面,結果考上了大氣科學系。大一時,微積分和普通物理學的成績都不理想,我自知不是當科學家的那塊料,於是萌生轉系之意。然而,申請轉到外文系未果,只好乖乖留在大氣系唸完四年。後來不知怎麼回事,竟然又加碼讀了研究所,主修大氣環境,論文題目是利用天氣資料(主要是地面風場)跑模式、分析台北盆地的臭氧汙染,拿到碩士後便一直留在母系擔任助教。

兼職的女科技人與女文青

校園寧靜安逸的工作環境,頗符合自己「與世無爭」的個性。助教工作並不繁重,帶幾堂實驗課、協助系主任處理系務行政、輔導研究生、舉辦學術研討會之類的,其實有點無聊。相反的,老公任職於外商公司,每天「商場如戰場」忙到不行,看在他的眼裡,助教的工作實在太輕鬆了,他常勸我離開校園,進入真正的職場打拼。
我雖捨不得離開舒適圈,但在女兒出生前,也曾利用閒暇時間,為外商公司翻譯軟體使用手冊,還在環境顧問公司兼職,協助規劃環保署的空氣品質網站,稱得上是學以致用。女兒出生之後,白天上班,女兒托給褓姆照顧,下班後就得一手包辦,偷空喘息都來不及了,哪有閒工夫在顧問公司兼差?不過,女兒的誕生,讓我對生命有了另一番領悟,我突然靈感大發,開始大量創作寫曲。幼年學鋼琴種下的音樂種籽,在小學時生根(參加樂隊、合唱團),在研究所時期發芽(受到同班同學朱約信的影響,以及合唱音樂家林福裕老師、民謠大師陳明章老師等人的鼓勵,開始創作台語歌),這時漸漸長成一朵小小的音樂花蕊,結出甜美的果實。女兒兩歲那年,我出版了第一張音樂專輯《看月娘》,搖身一變,成為女文青。

離開職場與家鄉 為了培育下一代

很快的,兒子也來報到,湊成了「好」字。由於種種因素,為了下一代能有更好的生活環境,三十五歲那年,我辭去台大的助教工作,帶著四歲的女兒和一歲半的兒子移民加拿大,成了離鄉背井、離群索居的家庭主婦。老公留在台灣繼續拼經濟,我「一打二」照顧幼兒稚女,凡事只能靠自己,比上班累多了。
好不容易熬到小孩開始上學,我終於有自己的時間可以做點事情,碰巧遠流出版社打算出版一本關於賞雲的科普書,正在尋找懂大氣的人來翻譯,這對我來說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雖然稿費微薄,但我還是把握難得的機會,希望藉此「重出江湖」。《看雲趣》一書出版後,頗獲好評,後來我又與天下文化出版公司合作,多年來總共翻譯了十幾本科普書,內容五花八門,包括地震、大滅絕、人體消化道、腦神經科學、相對論、AI等等,都是以前沒學過的,每翻譯一本書,都是一趟豐富有趣的科技探索之旅。
翻譯科普書除了要具備英文理解能力、中文表達技巧,更須具備一定的科學背景,還得很有耐心,不厭其煩的查詢資料,發揮科技人追根究柢的精神,將原文書的內容了解透徹,以流暢的中文如實傳達給讀者,過程中的字斟句酌,與創作沒兩樣,相當耗費心力。除了翻譯,我也和幾位在溫哥華結識的音樂人合作,出版了台語童謠專輯《春天佇陀位》,沒想到一炮而紅,得了金曲獎,後來又陸續推出更多的中文童謠專輯,甚至還出版了第二張個人專輯《生活是一條歌》。

隱居溫哥華十六年來,我看似犧牲了自己的發展,無法在專業領域上發光發熱,但我亦何其有幸,在家中陪伴、教育孩子的同時,也能依著自己的興趣找到舞台。凡事往好處想,女科技人也好,女文青也好,開心就好!

 

延伸閱讀:作者簡介與著作

78 最後修改於 %2018.%10.%15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