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自我價值 精選

2018.06.29   許容瑜|名古屋產業大學博士生
刊載於專欄 職涯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我有一個媽媽跟兩個姐姐,所以常常跟別人介紹,我家是女子軍團。父親在我還是小嬰兒時,就因車禍去世了,所以記憶中沒有任何關於父親的記憶。長大之後才知道原來,在家庭組織中,還有一個名為「父親」的角色。

為了讓我們三姊妹能夠不被拆散,並且健康的長大,母親嬌小的身軀撐起了一家的天空。記得在國小四年級,某個豔陽高照的下午。因為已經過了中午放學時間,廣大的操場上只剩下我一個人。姍姍來遲的身影,填滿我孤單不安的心靈。看著母親疲憊的神情,同時也讓我理解到「獨立」,是我必須提前學習的課題。

曾幾何時,我已經無須抬頭望向母親。看著她因為過度勞動而逐漸厚實的肩膀,當我以為自己可以多少分擔家裡的經濟支出時,卻被年長的長輩說:「趕緊找個經濟條件好的對象結婚,讓妳媽媽輕鬆。」似乎結婚才是女性唯一的選擇。只有母親常常將「好好讀書,不要像媽媽一樣,做得這麼辛苦。」掛在嘴邊。

一次偶然的際遇,大三升大四那一年,我獲得到日本交換留學的機會。起初,只想著提升自己的日語能力,一年後回台灣找份好工作,先還清留學借貸後,就能讓母親享清福。但聽完當時的指導教授,對於我回台灣發展與繼續升學的各種優缺點分析後,我選擇先提升自己的內涵與專業知識。

眼看碩士課程將進入尾聲,去與留的指針搖擺不定。碩士課程最後一次的假期,回家團聚。母親的幾根白髮突然映入眼簾,內心的指針傾了一邊。夢想與現實之間的抉擇,讓我忍不住尋求母親的意見。得到的還是母親一直以來的信念,「如果妳想讀、有興趣讀,不用擔心媽媽。」指針決定了方向。或許心中那個追夢的女孩,就等著母親的這一句話。

我進了博士課程,而身邊的一些朋友也邁入了家庭。難得的過年過節家族團聚,好對象、結婚、生小孩的話題也逐年增加。母親朋友中的一位男性長輩,甚至還認為女兒結婚後,就如潑出去的水,比起花時間攻讀學位,還不如趁現在還沒嫁人前,先好好孝順父母。傳統思想束縛了上一代,不代表下一代的我也得全面妥協。聯合國訂定SDGs(永續發展目標)的第5個目標「平等自由」,其中的原因之一,也是希望女性能不再被名為「傳統」的枷鎖給銬牢吧。聚餐上,看著一家三口和樂的友人們,問我會不會後悔當初的選擇?我的回答是:「不會。在人生的階段上,我只是選擇了先尋找自我的價值罷了。」

995 最後修改於 %2018.%07.%02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