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臺灣師範大學科教所的演講中,有幸聆聽了洪文玲教授分享性別議題在科學及科技領域的觀察,以多個案例讓聽眾覺察科學及科技領域中的性別框架或刻板印象(stereotype),提及女性在不同階段會遇到的困境,例如就學期間評量制度不利女性(女性需要較長的作答時間)、進入職場後的服裝或是制度對女性身體上的不友善(澳洲工程師界為女性身型設計合身工作服)、社會流行或通俗文化對女性角色的扁平想像(樂高男、女性別玩偶的數量懸殊及角色形塑的偏頗)等,在在都像是為我戴上了另外一個電磁波段的接收器,可以用更多頻譜去觀察原本以為理所當然,甚至視而不見的現象。

同事談起她先生小時候課業成績是兄弟裡最差的,因為自卑而吃盡了苦頭。令她不解的是,她先生因為這樣吃盡苦頭了,應該對最像他、功課不佳的大兒子特別有同理心吧?剛好相反,他先生想盡辦法把大兒子轉到私校讀書,請家教,晚上也盡量不應酬,就是要盯大兒子讀書。可是大兒子的成績還是吊車尾,兩個人的關係緊張得不得了。

有次,在餐廳聽到一位媽媽大聲斥責孩子:「你都已經到店門口了!為什麼不能忍住?就算要吐,你手上不是有袋子嗎?怎麼還對不準」當下我在想這位媽媽為什麼不能同理他的孩子身體不適,用這樣的態度處理孩子的犯錯,難道不會造成不好的影響嗎?但她讓我想起自己過去擔任課輔老師時,也有相似的情境。

學測成績公布後,總會接到親朋好友幫孩子打來的電話,後來發現,會打來找我的,又特別常是要幫念理工的女兒諮詢,電話開頭不外乎打聽一些畢業後的就業機會,但聊到後面其實就是想知道,女生唸理工博士的「下場」如何?每每結束這類電話,總是在心裡掛念幾天,希望這些未來可能的女科學家們別被爸媽的「愛」而勸退了。

這陣子來,站路口宣講,常常跟大家聊到公園這個議題。即便是從國小教師,要變成代議士,我還是想要繼續關注我最愛的孩子/教育大小事。
今天,我想要分享的是──竹北繩索公園的攀爬塔。

英國建築聯盟學院 (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於今年3月初宣布,由全校師生組成的代表團選舉中得到57%高支持率的Eva Franch i Gilabert出任院長。

更多文章:

期數
標題
作者
郭葉珍|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 副教授
小龜老師|昆蟲學學士碩士、自然生態講師
劉珊佑|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科學教育研究所 博士生、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 科學學習中心 實驗組
楊悠娟|國立東華大學 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 副教授
潘瑋|前國立中正大學物理系 助理教授
郭葉珍 |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 副教授
趙奕姼 | 中央研究院 化學研究所 研究員
白曛綾|國立交通大學 環境工程研究所 教授兼任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