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存款簿

2018.02.14   郭葉珍|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 副教授
刊載於專欄 教育

朋友帶著還在國外讀博士的小陳來找我談談人生的方向。小陳的經濟不寬裕,一邊讀書一邊工作,進度緩慢,眼看著台灣教職難尋,他急了,心想著要不要繼續讀博士,趁著過年回台灣來找我談談。

我問小陳:「你目前半工半讀的狀況如何呢?」

小陳:「我工作的運氣一直很好,剛開始是幫一位華人,她雇用我在Mall裡面賣冰淇淋,很快的我跟Mall 裡的店家都混熟了,總是有工作。最近就固定跟一個當地人工作,我做事他放心,基本上除了要到學校去,店裡的營運我是能夠全面掌握了。我的老闆還因為這樣尋思要讓我去開一家店,我想了很久,我太太說無論我做什麼決定他都支持我,而我覺得很掙扎,所以來找學姊談一談。」

小陳反過來問我讀博士時的狀況,我說:「我當時很幸運,有獎學金付學費和生活費,加上法鼓山的師兄幫我募款,找了很多人捐錢,因此都不需要打工。」

小陳:「學姊你真好命。我得自己賺學費、生活費,回台灣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教職,即使有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有自己的房子。不像學姊現在住在市中心,什麼都方便。」

我:「我的確很幸運,這個房子是我爸爸留下來,我哥哥和我弟弟讓給我住的。小陳,我絕對不會否認你現在的迷惘,你現在的辛苦。換了我,我也會覺得很苦。可是我現在已經離開你現在的生命階段了,因此有不同的觀點,你可以容許我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你的處境嗎?」

小陳:「好啊,你說說看。」

我:「如果我們的人生除了金錢的存款簿,還有各式各樣的存款簿,譬如職涯選擇存款簿,人脈存款簿。我的好命讓我讀博士的時候不用打工,因此學術生涯存款簿快速竄升,可是我在當地沒有任何朋友,也沒有工作。你可以幫我看看我的職涯選擇存款簿,人脈存款簿有多少嗎?」

小陳:「顯然是不太多。」

我:「那我再講一下我的『悲慘過去』好了,雖然我的認知當中不覺得自己悲慘。原本我夫家是住在快要上億的豪宅裡,後來出了事,我從衣食無憂的貴婦成為需要一個人帶兩個小孩出國讀書的女人,後來還離了婚。這個經驗讓我學會各式各樣現代社會大家需要的心理適應技巧。克服困窘的經驗變成了我的資糧,讓我現在在大學裡面教書很順利,也可以幫助迷惘的朋友。雖然我的愛情存款簿歸零,可是我的事業存款簿存款很多,職涯選擇存款簿的存款也上升了,我退休以後或許可以自行開業。」

小陳:「我懂你說的了,你的意思是沒有誰比較好命,誰比較不好命。當下的苦都會造就一個人有所得。」

我:「對。當然你可以從財力及名聲來看一個人好不好命,但是如果把時間拉長,而且換個角度來盤點我擁有什麼,你就不會認為自己是不好命了。
存款是什麼?存款是你需要的時候拿出來用,不是沒事一直拿出來用,或是讓人看見你有。

現在你很迷惘,想說要不要換跑道。考慮要不要換跑道是因為你現在去檢視你的職涯存款簿目前是很豐厚的,因為有得選,你才有這個餘裕可以迷惘。當初我的職涯存款簿幾乎是零,我只能回台灣,也不知道有沒有工作的機會,根本連迷惘的機會都沒有。

如果我們倆同時站在你現在的位子,不曉得台灣還有沒有教職,不曉得要不要繼續把博士讀下去,你是不是就比我好命多了?」

比誰比較好命是虛幻的,盤點你生命存款中的擁有才是真的。

519 最後修改於 %2018.%02.%15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