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孩子的媽媽日記

2017.01.15   白曛綾|國立交通大學 環境工程研究所 教授兼任所長
刊載於專欄 教育
给本項目評分
(2 得票數)

2008.12.05
前幾天晚上我在切水果時,聽到有人喊:「媽媽~」
然後看到小女兒正從大女兒房間走出,於是我問她:「是妳在叫我嗎?」
她微笑搖頭,我再問:「可是我明明聽到妳的聲音啊?難道我聽錯,是姊姊在叫我嗎?」
她帶著調皮的表情回答:「是『剛剛的我』在叫妳,不是『現在的我』。」
我說:「喔!妳講的話好玄,很有哲學味喔!」
她馬上又恢復12歲小孩一臉不解的樣子:「什麼是玄?什麼是哲學啊?」

這小孩從小就像個哲學家,凡事必經思考,因此問題特別多;凡是她不能認同的事,她必定不做。因為很討厭現在的導師,所以她不肯花時間在功課上,她說:「我又不喜歡學校功課,為什麼要花時間在功課上?」她喜歡畫漫畫,因此可以不停的畫,還買書來研究如何可以畫的更好。但是當我問她:「如果喜歡畫圖,為何不去外面找老師學習?」她回答我:「如果我真的去學習,就會有壓力,那就會變的不喜歡畫畫了!」連生活中的小事她也有許多問題,例如前幾天她問我:「如果延長線因為安全問題只能使用一個插座,那為什麼要做這麼多插座?」這小孩從會講話開始就進入叛逆期,因此當別人問我,是否小女兒是因為進入青春期而特別難搞定? 我會回答:「她從兩歲會講話開始,就進入青春期了。」

妹妹八歲時,有次和我們夫妻倆吵架,生氣的回房間在她牆上塗鴉,寫上:「活著的意義?我為什麼要活在這世界上?」同時牆壁上畫著像豬一樣的爸爸(爸爸屬豬),以及醜八怪媽媽,旁邊再加上一陀大便。這可把當時的我嚇壞了,於是每天私底下密切注意她是否情緒低落(當然表面上不讓她知道我的憂心)。不過這妞可是隔天開始就又活繃亂跳的,一點也不像是個塗鴉發洩的哲學家了。我也沒把塗鴉的牆壁重新粉刷,而她也隨著每次不高興時就在牆上加入新的塗鴉,宣洩自己的情緒。而後隨著年齡漸增,她開始覺得這些牆上塗鴉實在不是很好看,就在外面貼上自己美美的畫作來掩蓋。

到了五年級時,因為遇到嚴格又頗為古板的導師,每天放學回家吃飯時,她會開始數落老師的不是。這對同樣職業是老師的我們夫妻而言,實在是無法接受,尤其是爸爸更是無法忍受怎麼可以不聽老師的教導?!於是爸爸會提出不同於她的意見,而她覺得「為什麼別的同學父母都會附和他們,一起批評老師,我們就不會?!」在失去同理心下,她的情緒開始不穩定,每天看到我們幾乎都是臭著一張臉,發起脾氣來更是不得了。我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每天晚上在她房間陪她半小時到一小時。 剛開始她有時候會排斥,認為我是來監督她功課,這時我還是厚著臉皮,同時以撒嬌的方式(大人對小孩撒嬌很有用的),並找各種藉口(如在一起可以省電),要求她讓我待在她房間。

慢慢的,她發現我在她房間好處很多:功課不會可以馬上問我、爸爸也因此不再管她,同時她可以和我聊很多學校的事,以及把她認為很棒的作品給我看。這樣進行了約半年多,我發現她情緒不穩的時間變的越來越少,現在即使是不高興時,她也會試著以比較理性的方式來表達。於是我們有意見不合時,我會發現我們倆個慢慢從「吵架」變成「鬥嘴」,甚至有時候兩人會講到最後,一邊大聲對罵(我已經體認到兩個O型人意見不合時,要不大聲是很難的),一邊笑。連一向對爸爸很有意見的她,也會在全家外出晚餐時,和爸爸手牽手說笑了。

於是我知道她已經漸漸成熟,我也從中學習到很多為人母之道,而爸爸看到妹妹的進展,也不再堅持我「愛的教育」沒有用、孩子需要鋼鐵教育的觀念。雖然她的小學導師認為她有亞斯伯格症傾向,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小孩正在往好的路上走,我任教的大學諮商老師則提醒我,與其靠陌生的心理治療師,不如靠自己來教育小孩。當父母發現孩子有困惑時,若不能及時改變自己對小孩的教育態度時,是無法期待小孩能夠自己改變的。誠如我家小女兒所說:「我還是個小孩子,你怎能指望我做出成熟的事?」

2009.09.21
隨著妹妹長大,和我們的關係也變好以後,她自己最後在小六下學期時,把牆上的塗鴉刷洗乾淨。我跟她說: 「好可惜,沒來得及照相留念。」 她也才一臉遺憾地說: 「對喔!」青春的歲月,總是會有不成熟的時候,我要隨時提醒自己,要誘導她走自己的人生路,而非強迫她走「父母要她走的人生路」。

 

後記
2017.01.06
從小就叛逆的小女兒,小學時被高年級老師貼上疑似亞斯伯格症的標籤,而也因為老師堅持要她聽話而她不肯聽,和老師發生拉扯事件,老師在拉扯過程中拉斷了孩子的書包,導致她情緒高度受創而不斷的哭泣。

當我被請到學校和老師面談時,老師很坦白地告訴我: 「我一個人要照顧30多位學生,我必須把精力放在家境比較不好的孩子身上,實在沒有餘力照顧像你女兒這般『有資源』的孩子。」老師的一句話提醒了我,不能再讓孩子留在公立學校任其自生自滅,因此我們國高中取得孩子的同意後,將她送到私校去。我們夫妻天真的想著,或許私校老師會比較願意投入心力。

她在國中時的確遇到很棒的老師,也因此多少願意讀些書。到了高中時孩子又因為不習慣升學的壓力,而出現每天從早上第一堂課睡到下午第八堂課的情形。直到高二時,讀普通班的她突然想學繪畫。我們想與其每天無所事事的頹廢下去,不如讓她去做一些她自己有興趣願意嘗試的事情,至於有沒有大學可讀?那都是次要考量了。沒想到她因此在補習班遇到一位很懂得鼓勵她的繪畫老師,使她決定要報考大學美術相關科系。

儘管孩子因為一般學科的底子實在太差,術科方面則和原本高中就讀美術班的其他孩子相較又起步太晚,但最後她還是考上了中部一家聲名不錯的大學美術系進修部。從小不知道讀書有甚麼樂趣的她,居然在大學時告訴我們,她開始發現上學是一件有趣的事了。

小女兒現在大二了,儘管我們願意負擔她的生活費,但她還是選擇半工半讀,白天在超級市場打工賺取生活費。半年後她和我們夫妻聊天時,告訴我們覺得超市的工作很單調無聊,而且要同時兼顧工作和課業很辛苦。我提醒她:「任何的工作都是學習的機會。」上週末和女兒吃飯時,她說決定要繼續在超市打工,其中一個原因是她覺得在超市裡必須和客人應對,不管遇到再怎樣奇怪的客人,她都必須提醒自己:要有耐心有禮貌,這很適合磨練自覺沒有耐性的她。

我很開心的告訴她:「妹妹,我覺得妳長大成熟好多。」結果這個從兩歲就很叛逆的孩子,卻告訴我:「馬麻,這不是妳教我的嗎?」這更讓我開心,一來是從小不聽話的孩子,開始重視媽媽所說的話了,表示我也學會了怎麼說話才能讓孩子聽的進去。二來是除了提醒她每個工作無論大小都能學習以外,我並沒告訴她該學習什麼?看來這孩子很敏銳,也很有反思能力,已經成熟到懂得為自己的生活負責任了。

兩個個性截然不同的孩子,乖巧懂事的大女兒和叛逆不聽話的小女兒,讓我明白「乖巧的貼心、不乖的撢心」的道理。正是小女兒的叛逆,教會我看見自己是如何的想把主觀意識強加在孩子身上,無論孩子以後走甚麼樣的路,她都必須學會為自己負百分百的責任,我們為人父母的,只能給予百分百的無條件的愛。另一方面,也因為她遇到好老師才有學習動機,這提醒了同為老師的我,要學習如何當一個能誘導學生主動學習的老師。

 

*本文作者從2008年開始在部落格(Bala的探索)及臉書上寫自己的生活雜記,藉此反思與成長,也因此紀錄了兩個女兒的成長,以及夫妻相處的過程。

2029 最後修改於 %2017.%08.%01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