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頭上有顆金色星星的小公主 精選

2023.04.14   潘尼 | 資料工程師
刊載於專欄 一日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這是目前在互聯網公司擔任資料工程師的我的一日,在公司我是一位工程師、主管,下班後我是一位媽媽、社群的志工。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週四下班晚飯後,六歲的女兒拿著格林童話說:「媽媽,我要妳講這個。」她的小手一攤,打開的頁面上印著「十二兄弟」。故事描述十二位被父王趕盡殺絕的兄弟,與額頭上有顆金色星星的小公主妹妹,誤觸了森林中小屋的魔法,十二個哥哥都變成了烏鴉,唯有妹妹七年都不說話也不笑,才能破除魔法。嫁給鄰國國王的小公主,由於不說話也不笑,被認定為心懷不軌而處以死刑,行刑最後一刻剛好七年期滿,烏鴉哥哥們從天而降變回人形解救小公主,她也終於能夠為自己辯解。「媽媽,為什麼小公主不能用寫的呢?」女兒聽完故事後歪著頭問我。對耶,不說話也不笑,還是有很多方式可以表達苦衷啊!想到四周圍繞著男性的科技業女性們,好像也常常悶著頭做了很多事後,才敢大聲說出來。

 

安撫女兒睡著後,晚間十點是 TWiDS (Taiwanese in Data Science)包含我共三位大使們固定線上會議的時間,為了舉辦五月份的 WiDS Taipei(Women in Data Science Taipei)研討會,我們已經持續討論半年了,今年最大的挑戰就是同時開放線下演講與線上的直播。其中直播設備組的組長佳奈,是我去年擔任志工就搭擋錄製講者訪談影片的夥伴。30歲的她,外表看起來很文靜,假日會與先生前往台中參加樂團練習。得知她是吹法國號後,很難想像這樣充滿文藝氣質的女生,居然是在製造業擔任資料分析師。看著佳奈,想到她上次跟我聊到,轉換到製造業後公司文化跟之前在電信業差異很大,由於製造業容錯率較低,又強調績效,她發現身邊的同事可以將自己做的東西,包裝得讓其他人感受到更多價值。還在適應的她,仍然比較習慣做多少講多少。

 

隔天一大早送完女兒去學校,踏進公司看到螢幕顯示「09:30」。過沒多久後看見穿著短裙的宣帝很有活力地走進來,展開笑容對我大聲說早。宣帝是剛從實習生轉正職的資料科學家,70%靠求學過程中的刪除法,30%因為興趣才投入資訊領域。實習的時候發現自己很喜歡講話,如果要把喜歡講話跟資訊結合在一起的話,做資料好像是一個不錯的方向。相對於佳奈的做多少講多少,宣帝認為,能善用「資料做溝通」才是作為資料科學家的核心價值。面對要在週會上報告的專案,她會反覆思考並與 mentor 討論,調整內容確保與會者都明白,以及如何使用這個報表來幫助大家。「我是為了講話而寫 code,在我講話能力不到100分的時候,需要透過寫 code 把能力推上去。」宣帝為了能說出來,採用了不同的策略。在滿滿的會議與專案規劃結束一天後,回到家看到桌上擺著女兒的圖畫,畫中有那個額頭上有顆金色星星的小公主,身邊圍繞著烏鴉。

 

這是目前在互聯網公司擔任資料工程師的我的一日,在公司我是一位工程師、主管,下班後我是一位媽媽、社群的志工。在科技業打滾十餘年,發現不論大公司、小公司,製造業還是軟體業,身邊同業的女性都相當優秀,但普遍仍然會因自我要求度高、自我懷疑,而常常事情做到100分,卻只講了60分。「要會做,也要會講」是我覺得進入科技業的新鮮人都需要謹記在心的守則。至於要如何講?先弄清楚要講給誰聽,內容邏輯清晰簡要,並以資料與圖表輔助會是比較有效的溝通方式。另外,不要全部做完才講也很重要,做一點即分享出來收集反饋,才能達到滾動式的修正。

 

「參與社群,建立女性夥伴或榜樣」則是我參加 TWiDS 社群後收穫最大的部分,在十二兄弟的故事中,小公主並沒有同伴提醒她可以把委屈寫下來,但現實生活中的妳可以。透過社群,我認識了許多相同職位但不同公司或產業的女性夥伴,在忙碌的工作之餘,我們會撥時間聚會、吐苦水、徵求相關的經驗建議。每次看到大家都很努力在自己的崗位上發光發熱,就會重新充滿能量來開啟新的一天。

 

「妳有女性榜樣嗎?」我問佳奈,她說:「有,妳啊!」突然間,覺得額頭熱熱的,那顆金色的星星在發光。

 

 

 

1506 最後修改於 %2023.%04.%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