廠務工程師

2017.02.15   Lika | 廠務工程師
刊載於專欄 一日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每日早晨六點半叫醒我的是鬧鐘,我溫暖的家距離公司十五公里外,所以比起大多數同事們都還要早起準備,在家吃頓豐盛的早餐,儲備一整天的戰鬥能量。

我在一間製造12吋晶圓的廠房擔任廠務工程師,在八點半交接會議前,我先給自己五分鐘想想今天要完成的事情,並列出事情的先後順序,於是廠務工程師的一天即將展開。廠務工程師是多種角色的綜合體:交接會議時,夜班人員如同警察逐條交接夜班運轉狀況是否有異常的警報,抑或成為情報人員表列出工廠內原物料使用量繪成趨勢圖 (買股票進場的指標?!),並利用「統計製程控制」(Statistical Process Control,SPC)檢驗生產過程是否處於穩態,更化身經理人負起今日預計要執行的「預防性保養」(Preventive Maintenance,PM)及工程內容,時而變成作家迅速而精準地完成老闆要的特定報告。

十點開始,又是另一段角色扮演的開始。品質專家花十分鐘快速且靈敏的分析「自動化曲線圖表製作分析軟體」(Auto-Trend Chart,ATC),以確保工廠生產所需的原物料供應品質無虞;面對廠務工作中保養計畫、庫存貨品、機台改機案件,我必須肩負起會計員和採購員的職責,精確審核各筆開銷的一分一毫是否符合經濟效益;建築師的職責乃擴充新建案,如使用AutoCAD進行機台的平面配置及機台P&ID(Piping and instrumentation diagram)繪製;軟體工程師編寫「可程式序控制器」(Programmable Logic Controller,PLC)則可自動控制化學品供應系統(Chemical Dispense System);6S是最基礎的現場管理工具,身為廠房的管理員則必須維持現場作業區的整潔、注意職業健康與安全,如此可呈現截然不同的工作環境與績效,這也是其他管理系統能夠有效推行的基礎;談判家也是占據我許多時刻的角色,當製程、設備人員有各種需求,不論合理與否,我們都必須採取最佳化的應對進退,雖過程中免不了激烈的溝通,但雙方都是以公司生產為上。

當然工作中總有不平靜的時刻,小事件有如負責的機台發生警報,我就必須像偵探一般盡可能在短時間內查出發生問題的地方,並提出解決的辦法;大事件如工廠發生火災、氣體洩漏、化學品洩漏等會造成人員傷亡的工安事件,就必須在消防隊到場前先成立緊急應變小組,並依照指揮官的指示完成各項任務(事故處理、人員疏散、交通管制…等)。上午的時間就在例行性的維持機台運轉、處理突如其來的機台警報、解決產線需求和撰寫各種報告中度過。

中午一小時的吃飯與小憩後,下午通常會有部門或是跨部門會議,以及人員教育訓練,要成為一名優秀的廠務工程師就必須每周花兩到三小時輪流當老師進行人員教育訓練,內容包括標準作業流程(SOP)、緊急應變流程、機台運轉及保養方法等。快節奏的公司生活在下午五點即將步入尾聲,在日班與小夜班的交接會議上,必須將今日工作總整理讓夜班人員完全的瞭解,以利系統運轉順利不掉棒。

在這個工作中,只有我一位女生,其他近五十位都是男生,與同儕間除了嚴肅的討論公事外也常會討論生活雜事,下班後也常聚在一起吃飯、運動。假日若沒遇到值班就會去騎單車、慢跑和游泳,維持一定的體態。

這份工作跟在學所讀真的沒有太大的關聯,那我學到了甚麼呢?我覺得有兩大部分是從研究所就開始培養的,一是思考邏輯,二是處理事情的方法。另每天超過五十通有時甚至上百通的電話,也讓我的溝通技巧在這職場快速的進步。

1130 最後修改於 %2018.%03.%08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