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等答辯的那一天 精選

2018.08.11   April|助理教授
刊載於專欄 一日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7:35PM,我已經讓孩子吃完飯、洗完碗,然後自己來電腦寫刺激的一天,真的很刺激,我應該會一直記得這麼有趣的一天。

這一天小兒子學校腸病毒放假,所以今天要帶他在學校闖天關。

一大早我們先送爸爸去坐高鐵,然後接下來送小姊姊,通常上學都會賴一下的她,在下車前聽我說:「媽媽今天很早就要上課,接下來一整天都很忙,下午還要開很重要的會,所以今天可以自己進去嗎?」她回:「我知道了啦!」就很瀟灑的走進學校,接下來再帶大姊姊到她的學校,最後才是我。

今天行程非常刺激:
早上有兩門課,9:00-10:00大學部的課程、10:00-12:00研究所的課程。
中午12:00-13:30要跟演講者餐敘
下午13:30-15:00研究所書報討論
15:00-16:30升等會議、16:30-17:00研究會議。

三歲半的小兒子牽著我的手,拿著積木袋,跟我走進了教室,一開始他打開自己的積木袋拿出小火車出來玩,撐了快半小時後,不知為何突然跑來抱著講台上的我,然後被我輕輕推回座位後,就開始當起了湯瑪士小火車「碰碰碰」「ㄅㄨ ㄅㄨ」的發聲,雖然我尷尬地跟學生說:「I'm Sorry for that.」但是全班一半的學生都笑了出來。

等我下課後,他很快地收好了積木袋,牽著我的手說:「我們走吧?!」我連忙回:「還沒,等等,還有另一堂課,還要在這裡」他很認命的又坐回自己的位子。

第二堂課,他用積木撐了一小時後,無聊了,所以默默的拜託我折紙飛機,然後悄悄跑到教室外面玩飛機,被緊張的助教叫進來後,他決定要把教室當飛機場,開始發出噪音。我只好請助教,帶他出去教室外的中庭玩紙飛機,聽說他們玩得超開心的,聲音大到樓上實驗室的學生都聽到了,從樓上射了一台超大紙飛機來,還來了另一個哥哥陪他玩,兩個大哥哥陪著三歲半的小弟弟玩紙飛機,想起來就是個讓人很感動的畫面。

下課後,我們就手牽手去餐廳等今天的講者,兒子看著漂亮的講者阿姨先假裝害羞了一下,但是過了一會就開始跟阿姨聊天,等到他自認吃完飯後,又問阿姨要不要陪他去廊玩紙飛機,還好阿姨也很愛陪孩子玩,真是太剛好了。

吃完飯後,我們又手牽手回演講教室,一開始他還是乖乖地,可是過了一個小時後,開始哀哀叫要媽媽陪他玩,可是媽媽要同步即席中翻英阿姨的演講內容呀!本來要請早上的助教哥哥幫我翻譯撐場一下,學生無奈地看著我說:「可是老師,還是妳翻譯好了,我再陪他玩」一大一小又走出教室玩紙飛機了。

本來預定要14:50結束的演講,因為學生實在太熱烈了,無法準時結束,我只好拜託來聽講的其他教授幫我結束這場演講,然後拿著研究室鑰匙給學生,請他幫忙等下帶演講者和我兒子回辦公室,然後就衝去系敎評會議了。

今天我只緊張在樓下中庭跑跑的兒子,一直傾聽外面的聲響,深怕有小孩子啼哭,可能是因為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完全不會緊張,就很順的報告完,而且剛好用完系上給的報告時間,講完最後一個字剛好鈴響,最後一句話還是「我想在這邊謝謝各位委員過去對我的建議,雖然有些建議剛開始會讓我很生氣,但是情緒沈澱後,我謝謝這些建議,謝謝你們幫助我變得更好」

然後就等著大家的詢問,大家沈默了好一陣子,接下來的問題都答得出來,等到我的答辯結束後,就坐下來聽其他的申請者的報告與答辯,自己今天的心態跟往年都不太一樣,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離開系敎評已經是16:30,聽到兒子還跟學生在樓下跑跑跳跳的聲音,由於掛記著演講者,我先趕回自己辦公室招呼她離開,門還沒打開,另一組學生們趕著進來問三天後截稿的論文要怎麼改、怎麼答辯,等到我回答完,接下來去找一樓的兒子,再到車上已經是17:00,開車前看了一下手機,才看到爸爸一早送來的簡訊,原來二女兒的班級一早也腸病毒停課了,由於一直聯絡不到我,只好在幼兒園留一整天。

一整天的紙飛機之跑跑跳跳應該很累,小兒子一上車沒多久就睡著了,本來要先帶講者到高鐵站的,但是她人很好的說先幫我在車上看著兒子,讓我先去接二女兒,她一看到我就先給我一個大擁抱,我一邊抱著她一邊說謝謝,「謝謝妳今天這麼體貼的在學校等我,對不起我沒接到學校的簡訊」她說:「沒關係呀!我知道妳今天很忙,那妳那個升什麼的弄好了嗎?」我回:「不知道耶,要等電話」

接下來我再開車帶講者去坐高鐵,最後再繞去大女兒的學校接她,接完回到車上,剛好接到系主任的恭賀電話,掛掉電話跟三個孩子分享這個消息後,他們都拍手歡呼,比我這個媽媽還開心的感覺。

回到家,一邊煮晚飯一邊想,這幾年幼兒園園所、學校發生了好多好多事情,這些事情總讓我覺得好像圍繞著某個共同的課題,到底是什麼呢?是跟我有關的課題嗎?

就在煙霧渺茫的廚房中,我突然懂了這個課題!原來這個課題的背後就是愛呀!

好多朋友一聽到我升等很多次沒過,會叫我快離開這個不友善的環境,也有好多朋友聽到幼兒園的紛擾,也會勸我快離開。但是我沒離開過,也沒想過離開,我總給一些很沒說服力的理由「我捨不得我的學生」、「小孩捨不得同學」等等等,理智上會知道這些都可以克服,但是我還是在眾人的疑惑中留下來。

今天突然懂了,因為當我開始跟這些人相遇的時候,他們就放到我心裡了,不管是生氣、還是開心,他們都成為我的朋友、我的家人,即使家人對自己不好、但是還是家人,再怎麼生氣,還是喜歡這裡,因為這是我用愛灌溉的園地,我的實驗室、我的系所、我孩子的學校。

用愛去灌溉孩子的學校,是因為我知道孩子需要愛,孩子需要好多人愛他們,父母愛他、老師愛他、連不太認識的人也要愛他,這些不同來源的愛很重要,老師要有足夠的養份才有能力愛學生,所以我也一併愛著孩子的老師們。

因為當成是家人,所以我會想辦法幫助家人成長,即使做錯事情還是家人,也許有一天他們會了解,我那些不聽指令的作為、或是嚴詞,都是協助。

Pay it forward. 有一天這些付出的愛會迴轉,就像我的學生今天給予我的支援,今天真的非常感謝他們這樣耐心的陪著小兒子,幾個大男生輪流自動自發的陪著一個裝了鹼性電池的小男孩,幼兒園老師們今天也用溫暖照護了我們家的小姊姊,加上演講者的自動看護,種種的愛讓我順利的渡過這一天!

我希望孩子未來能在一個有愛的社會成長,所以當孩子越大,我們相遇的家人們會越多,會有越來越多的家人懂得愛、也被流動的愛滋養著。

這麼刺激的一天就在愛的體認中劃句點,感覺~真有愛,謝謝所有的有情眾生。

442 最後修改於 %2018.%08.%12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