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我好好孕》:過度醫療或溫柔生產? 精選

2019.10.15   何撒娜 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刊載於專欄 家庭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在全世界普遍少子化的今天,出現了一部希望能讓女性「笑著生孩子」的台灣記錄電影《祝我好好孕》,這部片去年也入選韓國釜山影展。《祝我好好孕》由兩位台灣女性導演蘇鈺婷、陳育青聯合執導,片中記錄了兩位待產孕婦經歷了生育歷程,使她們對生命和死亡有了全新的認識。

紀錄片「祝我好好孕」費時5年真誠紀錄不同女性產子的感動過程。

這兩位女性導演蘇鈺婷及陳育青,費時5年拍攝完成這部記錄長片《祝我好好孕》,這部片的前身是部短片《祝我好孕》,初試啼聲就一鳴驚人,榮獲2017年台灣國際女性影展銀獎,更勇奪當年度香港華語紀錄片節短片組冠軍。兩位女導演於是決定繼續拍成一部完整的記錄電影,結果一舉入選韓國釜山影展。

《祝我好好孕》深入追蹤多位產婦的生產歷程及想法,探討家庭面對孩子出生、教育等重大課題。兩位導演也在拍攝過程中晉升人母,一手執奶瓶、一手攝影。

紀錄片「祝我好好孕」費時5年真誠紀錄不同女性產子的感動過程。

這部片對女性生產過程的過度「醫療化」與「非人性化」進行批判省思,並嘗試提出「溫柔生產」的倡議。導演陳育青自己在生產過程中有許多不愉快的經驗,「整個過程只覺得很冷,一點都沒有溫暖的感覺」,因此萌生拍這部影片的想法,後來巧遇了有一樣想法的蘇鈺婷導演,二人因此決定一起進行這個拍攝計畫。

台灣生產環境介入許多不必要的醫療,常規的施行點滴注射、剪會陰、浣腸等措施,使用藥劑催生比例高、肚皮上綁著胎心監視器的環帶,孕婦因此只能平躺來待產。這些生產標準程序幾乎完全違反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與世界潮流逆勢而行。

為什麼會發展出這麼多樣的醫療措施介入自然生產呢?自然生產不是本能嗎?這些醫療措施有必要嗎?雖說科技始終來自人性,會發展出這麼多醫療措施,也許是因為人們希望可以藉由各種方式來減少生產時胎兒及母體的損傷。然而,不容諱言的是,這些措施把生產當成是一種「類疾病」,因此讓許多產婦生產的經驗極不愉快。

另一方面,生產本來就伴隨著極大的風險,生與死,是一體的兩面,也是自然的過程。《祝我好好孕》拍攝了五年,這段期間,主角在生產時經歷了生死一瞬間的緊張時刻。這些真實的畫面,都在導演的鏡頭下,一覽無遺地呈現在觀眾面前,大家一起經歷了獲得新生命的喜悅、生死瞬間的緊張時刻、也一同面對可能失去的悲傷。放映這部片時,常常能聽到整場不斷的啜泣聲。

這幾年開始有人提出「溫柔生產」,討論是否可以減少過多的醫療介入,來讓生產變得人性化,讓母親及家屬都可以更貼近人性地迎接新生兒的誕生。醫療科技的進步,是為了幫助人活得更好,更「人性化」的醫療,是我們共同的期盼。懷孕與生產應該是很美的一件事情,我們可以和產婦及家屬討論生產時的每一項醫療介入是否必要,了解使用或不使用每種醫療介入存在什麼風險,然後產婦可以選擇她希望的方式。

《祝我好好孕》這部紀錄片,幫助我們重新思考生產這件事情,希望減少生產過度「醫療化」的現象,把生產的主體重新還回到女性的手裡,讓孕育並生產新生命的過程,成為一件溫柔又溫暖的生命體驗。

 

526 最後修改於 %2019.%11.%15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