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海珊博士簡介

2015.12.10   簡海珊|全福生技公司總經理兼董事長
刊載於專欄 特寫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簡海珊博士是「全福生物科技公司」的董事長兼總經理,在藥界有近30年的工作經驗。簡博士在美國Temple University獲得碩士學位,由工作中發現更上層樓的需要,又再走入校園進修,先後於Temple University獲得物理化學博士學位,並在Temple University的 Fox Business School取得EMBA學位。成為兼具科技及經營管理能力的人才。

化學,是她一直以來的興趣。當年報考甲組,選讀化學系的女生不多,畢業後繼續到美國念碩士、博士的更少。然而,當學業上龐大的壓力,影響到他們夫妻懷孕生子的計劃時,她決定中斷博士班的學業,開始職場生涯。進入製藥公司,從事研發藥物動力學的工作。工作數年,儘管老板認可她的能力,卻由於沒有博士學位而受限在升遷、加薪的機會,加上一直希望完成父親生前的期許,決定回學校繼續未完成的博士學位。兼顧婚姻、家庭之餘,一年半內完成所有實驗,兩個月內完成博士論文。四十歲那年,得到了遲來的博士學位。

熱愛學習新事物並享受學習過程,是海珊不斷前進的動力。她自我要求極高,自幼即喜歡接受挑戰。小學時,成績未達班上第一名,就整天廢寢忘食的讀書。續讀博士時,更辛苦得好幾次心跳加劇,不能平躺休息,只能在沙發上半臥半躺地小憩片刻。全心投入事業之際,因為棘手的人事管理問題,讓她感受到科研工作者,如果沒有專業的管理知識,很容易遭遇事業的瓶頸。於是,五十歲時,她完成了高階主管級的企業管理學位(EMBA),開始全新領域中的學習。同時參與有關領袖培訓的研習會,還自費聘請個人職場與領袖特質教練針對自己的工作適任領域及主管能力進行測試與評估,幫助她深度認識自己的個性和優缺點。又專門延請英語家教教導她職場上的準確遣詞和用句。這種持續努力的精神,贏得親友們一致的讚賞。

海珊進入美國業界的第一站是Sterling Winthrop,當時是Kodak的藥廠,後來被Sanofi併購,陸續經過Sanofi及DuPont等公司的歷練後,轉入Johnson & Johnson的Centocor公司,一路做到資深主管的位置,為公司在新藥開發的專案及流程管理建立了嚴謹的系統及制度。曾參與多項新藥之臨床試驗及產品上市(IND及NDAs/BLAs)申請,包括:Uroxatral®, Tirazone®, Remicade®, Simponi®, Stelara®等重要藥物。

於美國歷練多年後,在前任生物開發中心執行長汪嘉林的邀請下,五年半前回到台灣擔任生物技術開發中心(DCB) 資深顧問,之後因支援台灣生技整合育成中心(SI2C)的設立,擔任SI2C的營運長及台灣工研院生醫所 (ITRI) 技術長,接著又進入安成生技公司 (TWI) 擔任總經理;在台經過不同方向的粹煉,於2013年8月,她與長期以來在事業、靈性成長上的導師──李文機博士,還有一群具不同專長,共同理念的好朋友們,成立了「全福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取其「全載福音」之意,亦有圓滿喜樂的心願 (BRIM Biotechnology Inc.)。

海珊在回台之前已有未來創業發展的方向。她陸續在幾個不同的政府單位和未上市的公司任職,快速增加她在亞洲的經歷。基於對自己國家產業發展的使命感,和極欲將多年在國外所學傳遞給故鄉年輕一代,對台灣生技產業做出貢獻的理念。她說,台灣現在的生技業係站在一個特別的戰略位置,由於新興國家逐漸成為藥物市場的成長動力,近年來國際大藥廠在開發亞洲區域性藥物上有高度需求,而現在亞洲市場缺乏對轉譯科學有經驗的團隊,就是在早期新藥研發與後期臨床開發間出現明顯斷層;台灣有人才,但是需要有不同專長的人組成團隊,包括毒理、藥理、模擬設計、早期劑型開發、藥物動力學等, 將動物藥理和毒理上實驗的結果,應用於人體臨床實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藥物開發試驗設計。如何從臨床前的動物實驗,轉譯到人體身上來證明藥物的安全有效則是所謂的「轉譯科學」。海珊說目前台灣生技業蓬勃發展,但無論是選題、投資或研發,都還有發展空間,需要轉譯開發技術及知識,深入了解研發中的藥品問題在哪裡,該如何補強,還是應該放棄,才能真正善用有限的資金。若能將台灣早期的創新研究項目加以開發,成功進入人體試驗,並能和國際大藥廠接軌,研發出大眾可負擔又具高品質的新藥,就能讓台灣創新與整合的研發能力被世人重視。

「轉譯科學」需要極高度的專業和實務經驗,以及各環節工作的整合,團隊成員間的默契,和專案管理的能力,都常成為極艱巨的挑戰。海珊並指出,「全福」的每項計劃案皆會由適合的團隊成員搭配資深顧問領導的專案小組,從選題開始即全程參與,因此「全福」特別重視團隊的合作與溝通,以保持團隊對藥物進展的決策及對未來的期許都能一致。她認為台灣生技人才的資質優秀,只要有機會持續接受各領域專業前輩的帶領,在工作中累積所需的技能和思維,就能提升台灣生技人才和產業的發展潛力。「全福」也希望能成為國際藥廠在亞洲開發特有疾病藥物之合作夥伴,打造無國界的優勢藥物交流平台,開發出價格合理的高品質藥物,並藉此將台灣生物科技的研發能力推上國際舞台。

「全福」聚焦「轉譯科學」,專注醫藥早期開發階段的缺口,期能將原有的基礎研發快速轉化出產業的創新價值。成立兩年之間,團隊已審查超過40項國內外研發計劃,有5項已完成深入的實地查核,4項專案已進入實質開發。「全福」的願景是為了病患的需要,開發民眾可負擔的高品質藥物,其使命則是為早期研究的候選藥物創造價值,進而對台灣的生技產業做出貢獻,並積極培育高階整合人才。她也鼓勵同仁,在工作上除了要以誠信負責,還要積極正向展現實力;要瞭解自己的優勢並有所創新。「全福」成立至今,僅短短一段時間,其高度整合資深團隊在國際開發新藥的經驗,和台灣菁英人才發揮專案管理、營運、和財會管理的表現,已受到國內外藥廠的重視。「全福」選題的嚴謹,研發創新藥物的能力,兼顧國內外法規、市場、和工作文化的理念,已被同業的朋友們肯定。今年六月與國際大藥廠簽訂合作登革熱新藥開發的專案計畫,也在九月完成第二次募資。更因相知相惜,和國內創投形成策略夥伴,達到將技術與資金結合的進一步里程碑。

女人走上企業家這條路不容易。傳統觀念裡,很多人認為她離開家人,獨自去台灣發展是不當的決定。其實,這個決定是得到先生支持,兒女認同,母親鼓勵的。當時她是等小女兒上大學半年之後,確定能適應學校生活了,才放心離開美國。在她的價值觀裡,家庭最重要。雖然和先生暫時分開,卻對所有員工講述「家庭第一」的重要,要他們下班後盡快回家去享受與家人相聚的時光。在台時每天早晚必與先生和兒女互通訊息,保持良好溝通,回美時,也會預留時間單獨相處,非常珍惜享受親情的時光。
身為基督徒,她知道「敬畏神,是智慧的開端」;期許自己做個有影響力的領導者:凡事說到做到,以身作則,用愛心和誠懇對待身邊的人,讓他們願意與團隊齊心,為相同的願景一起努力。她期待「全福」的同仁們要有團隊精神的特性,常勉勵他們要努力充實自己,不斷求進步;懷著和自己競爭的心態,期能使整個團隊發光。她為組員尋找各種研習或參與講座的機會,交付他們獨立負責處理重要的工作,並鼓勵他們從錯誤中有所學習,不斷提高工作能力。一直以來,她將大小事情都帶到主的面前,與禱告夥伴同心求靠祂。信實的主未曾撇棄過她,總是隨時賜與智慧,帶領她處理繁複的工作,及挑戰人際糾紛的溝通,讓她在困苦中學會檢討不足,更新自己。

追夢的過程中常常感到孤獨,在職場也曾經歷挫折。然而,她用積極態度從每次失敗中獲取寶貴經驗。在做重大決定時,靠禱告得儆醒,禱告後心裡平安,就不怕困難。久之,養成走進辦公室前先禱告的習慣,求神賜智慧,幫助她處理每天可能面對的難題,時時心存感恩。想起「沙灘上的腳印」,看似只有一行足跡,卻是上帝在苦難旅程中,背負著我們行走。海珊知道,自己正在接受上帝的裝備與試煉,也知道,「不要怕,只要信」,往前走的每一步,上帝都會看顧!

海珊說,這些過去在國際藥廠領取高薪的顧問們,現在是帶著回饋與傳承經驗的使命,他們的理想,不只是要種一棵樹,而是要造一座林!海珊說,盼「全福」能成為「生技業的李安」。「全福」的印裔美籍顧問UmaPrabhakar說,她在台灣看到「以所學改變世界」的價值,期待「全福」讓台灣的創新被全世界看見。海珊期許與夥伴們一起加油,為台灣創造新的生技發展模式,勇敢的接受開發創新藥物的挑戰與見證與國際接軌的那一刻。

淡江大學應化組(1980年合影),簡海珊博士於後排左四。

全福生技有限公司全體同仁 (2015年合影),左四為簡海珊博士。

海珊全家(2013年合影),左一為簡海珊博士。

 (文章有部份節錄自: 1. 台灣中信月刊 (簡海蘭撰寫); 2. 環球生技(林明定/林亞歆採訪); 3. 使者雜誌 (廖和美專訪); 4. 工商日報 (杜惠蓉報導)

 

535 最後修改於 %2018.%05.%2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