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七月號 151期 主編的話 實至名歸?來聊聊女性學者的冒名頂替症候群吧 精選

2020.07.14   盧沛文|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地理系助理教授
刊載於專欄 主編的話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作為一位女性學者,生活中總是充滿了各種「意外」,而我們負重往前的這些真的是意外而來的嗎?真相,會不會是所處的環境讓我們「感覺意外」?

我,作為一位女性學者,生活中總是充滿了各種「意外」,比方說,因為追逐愛情而去補了GRE,因為討厭寫東拼西湊的規劃報告和總是明天又要重畫的效果圖而決定出國念書,大風中腳踏車騎著騎著的完成了學業,做了一名不再新進的老師,再因為中部女性保障名額(至少他們是這樣跟我說的)而成為常常到首都一日生活圈的審查委員。我真心誠意的認為這一切是因為遇到好人得到好運,講起我的學術養成經歷,卻總能精準零誤差的觸怒同為學術工作者的另一半,「你知道歸咎於運氣更讓人憤怒嗎?」他總是這麼說。我的謙卑就這樣被當成傲嬌,無縫接軌的進入一個人覺得好謙卑,另一個人卻好生氣,越講越糟糕的境界。

 

「冒名頂替症候群」(Impostor syndrome)這個主題是聊出來的,後來我才發現,跟我一樣有這種症頭的人還真不少。冒名頂替症候群的患者往往認為自己走運才能成功,而非靠才能或資歷,擔心身邊的人發現自己是個「假貨」,儘管男性女性都可能會有懷疑自己是個冒牌貨的時刻,心理學家還是告訴我們,這樣的症頭好發在女性,特別是各方面都有成就的女性身上

 

作為這症頭已嚴重影響婚姻生活,卻很難跳脫以張懸「我擁有的都是僥倖啊,我失去的都是人生」為人生圭臬的苦主如我,有幸能找到和我志同道合的同伴,希望能用這樣的主題,喚起大家對這症頭的關心,或是一些些共鳴。無才便是德:女孩專屬的成長印記,矛盾與生存之道檢視個人的成長經驗,以及在風雨飄搖的過程中察覺的威脅,寬容,應對與生存方式。女孩們都到哪裡去了? 一個旅外女性學者的觀察從學術工作出發,探討學界對女性工作者的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女性特質在教育分工上的刻板印象,以及對自己時不時自我懷疑,自我辯證的察覺。最後,不意外:談地理學的陽剛氣質,尷尬發問與時代演進從地理學的發展進程中看見這個學科陽剛氣質的本體(e.g., 航海冒險殖民),在女性主義思潮下的微微調,以及女博士所無法避免的「非典型」課題。

 

與這些同伴一起寫作是件美好的事,女性學者意外的人生總是裝滿了各種不意外的發問,是自身的症頭也好,是環境的困頓也罷,當我們能直視自己在過程中的努力,就能更清楚看見在環境中的自己,然後給自己更相對應得珍賞與肯定。

 

謝謝眾女力一起往前,我們悠然前進,且進退怡然。

1325 最後修改於 %2020.%07.%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