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職校院女教授的職場生涯──紀錄著台灣近幾年技職院校教師之職場生涯的縮影

2011.08.10   陳密|明新科技大學化學工程與材料科技系教授
刊載於專欄 特寫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我的出生

我出生在台中縣后里鄉一個傳統與保守的大家族,阿公是大地主,當時我們家附近住著不少鄰居,以前是我們家之佃農。

我出生時阿公已經過世,但我們仍與阿嬤與叔叔一家分住在老家之三合院。我們家共有九個兄弟姊妹,大媽生了三個哥哥與兩個姊姊。大媽過世後,爸爸再娶了媽媽,又生了兩個姊姊、弟弟與我。在嫁入傳統與保守的大家族中,非常重男輕女,媽媽非常期待生個兒子,確立她在家族中之地位,我的出生,對媽媽當時的心態,其實是另外一次期待的落空。我出生當日恰巧是大姊出嫁的日子,大家忙著辦喜事,所以無暇照顧坐月子的媽媽,再加上媽媽低落的心情,媽媽生完我後身體狀況一直不佳,我自小身體瘦弱,經常大小病不斷,應是此時種下之病因。

 

中小學求學過程

由於我家位在鄉下,我並未上幼稚園,上小學時就與姊姊們越區至當地內埔國小就讀。國小時雖然身體瘦弱,但課業倒是應付的輕鬆自如。常常在學校就偷偷將作業寫完,下課回家後其實都在玩樂。小學時,因美術比賽經常得獎,所以當時的志願是長大後當美術家,但至今這項志願,只能期待退休後不知是否能夠實現。小學畢業後參加中區私立學校考試,當時並未補習,考上第一志願曉明女中,重此開始我離家住校的日子,媽媽曾因我身體瘦弱反對,但在我的堅持與爸爸的贊成下,最後只好放手。

曉明女中初中部當時學生素質極佳,三年我在班上一直名列一、二名,尤其是一般女生較弱之數學與理化科目對我反而是強項科目。重此確立我選擇理工科系為未來繼續就讀之方向。

 

負笈北上

曉明女中畢業後,考上台中女中,當時修女們一直鼓勵我直升曉明女中高中部,認為以當時之成績未來一定可以上很好之志願。但媽媽因我身體健康因素,怕我無法承受升學壓力極力反對,當時體重只有三十八公斤,因體力差每天約在十點前一定就上床睡覺。後來我選擇了台北工專化工科就讀。當年對這些科系並不了解。當年台北工專全年級各科系只有十位女生,全校只有五十幾位女生。從一個管教嚴謹之天主教女校,進入一個完全自由且以男生為主之工科學校,一開始適應上有些困難。班上同學素質佳也有不少其才,五專一年即就開始上原文書,有些老師上課天馬行空,大部分課業需靠自己讀。但因為沒有升學壓力,課後時間可以參加社團,所以曾參加國樂社與合唱團。對國樂有較深之渉略,當年同在國樂社之前後期社友,有一些目前在業界成就不凡。

五專之課業雖然較無壓力,但從台中陽光普照的天氣,轉至台北秋冬經常陰雨綿綿,再加上住校飲食營養並不均勻,我的身體狀況並未改善。五專三下時,曾因醫生錯誤開藥,導致當時幾乎要辦休學。回家休息一陣子,期末考試老師未加為難,也讓我考試勉強過了一學期。當年媽媽篤信算命先生之言,認為二十歲是我生命之關卡。若能過得了此關,從此可保身體健康。過不了這關,生命就只有二十年。當年也曾對自己發誓,若能擁有健康,往後我當積極面對人生的每一天。五專四上時,經親友介紹找到一良醫,診斷出我多年的病因,經半年治療,身體獲痊癒,從此體重突破四十公斤。當年的我增重是我生活中之重大目標。

五專畢業後班上成績不錯的同學有些申請出國,當時台北工專成績佳之同學出國可以直接讀碩士,班上亦有些考上高考的同學亦可以直接進修碩士班。我五專前三年成績平平,專四後成績才轉好,當時台灣工業技術學院(台灣科技大學)剛成立,我後來選擇至台科大就讀二技化工系。當年讀二技須有工作經驗,大部同學多已當過兵。求學態度認真,自己也受到感染,那兩年大概是我求學生涯中最認真讀書的兩年。可惜同學兩年來去匆匆,再加上有社會經驗之同學多半較重現實利益,同學感情較淡泊,不似五專同學有一起成長之共同回憶,感情較深厚。

 

就業與再進修

台科大二技化工系畢業時,石化工業已不太景氣,化工系就業市場不佳,大四時本打算繼續就讀研究所,但因不想再讀化工想轉資工,大四專題也做節能熱流模擬相關之研究題目,亦選修一些計算機相關課程,所以就以計算機相關專長考進中山科學研究院。在中山科學研究院,工作環境佳,待遇亦不差。但因結婚後先生在工研院任職,當時尚無北二高,新竹與中科院上下班需坐交通車,一週返家兩次。往後若有小孩並不方便,於是決定轉換教職,但專科學校需有碩士文憑,於是在中科院工作四年後又回到台科大化工所就讀,所作之論文題目以專家系統診斷沸水式反應器系統,所修課程偏計算機應用於化工製程、程序控制、人工智慧為主。畢業後在指導教授劉清田老師推薦下,順利進入明新工專化工科任職。

進入明新工專任職時已年近三十,第一年的暑假生了大女兒,第三年寒假又生了二女兒。完成了生兒育女的工作,總算對公公婆婆有了交代,因結婚五年,肚皮毫無動靜,先生又是老大,承受親朋之壓力不小。

明新工專工作之前十年,是教書生涯近二十年來最快樂的一段日子,當時五專學生素質佳,讀書風氣好,許多專業科目採用原文書教學,有一半學生可以接受,放寒暑假只要在家備課就好,完全沒有目前做研究與申請計畫之壓力,更無兼行政工作之負擔,寒暑假可以兼顧小孩。但後來政府整個教育政策大變革,成立綜合高中,大量之國中畢業生選擇轉往綜合高中就讀。許多五專只好申請轉升等技術學院,明新是少數幾所最早期獲准升等技術學院學校之一。因應學校升等技術學院,學校開始增聘具有博士學位之教師。講師之地位日漸不受重視。

我在二女兒生上小一後選擇再進修博士學位,當時因考量必須離家近,只能選擇交大或清大。最後選擇交通大學材料系在職進修。再進修博士學位,其實很多人勸我要多考慮,因當年我已年近四十,讀博士有課業與研究論文之壓力,又要工作,另外還要照顧小孩。但先生一直鼓勵我此時若不進修,以後年紀大更難跨出去。他相信以我之資質應該可以應付過去。交大進修博士期間,前兩年因修課考試之壓力,博二時我曾打算打退堂鼓,當時先生調往國外工作,婆婆又病重。感到心力交瘁,但先生一直勸我若半途放棄以後如何教育小孩與學生。於是退了一門較重之課,並開始論文研究,當時因奈米碳管之研究還在啟始研發階段,指導教授之研究室大多以碳材料鑽石為主要論文研究題目,我決定選擇奈米碳管材料新製程為論文題目,很順利的在三年多就取得博士學位。

畢業當年就以學位論文升等副教授。並協助籌備成立材料系,材料系成立後擔任第一任系主任,隔年明新因董事會改組,化工系生源減少,在化工系資深教師之強力運作下,誤導校方材料系需花費較多經費,校方決定要將材料停招與化工更名為化材系。當時材料系才第二屆,學生素質佳,招生狀況佳,材料系三位教師發表之論文與承接之計畫比化工系二十幾位教師還多。我亦承諾材料系會自籌經費,學校只要給我們與一般系相同之經費,但學校仍決定材料系停招。經過那段時間之衝折,個人深悟行政工作再認真,敵不過學校政策之變數。

那段期間因忙碌的教學與行政工作,大女兒要考基測,先生在海外工作,我的身體又出了一些狀況,在經小手術後,深深體會健康之重要,決定辭掉系主任,專注研究,很順利在隔年升等教授。曾答應材料系學生會留下來陪他們到畢業,去年材料系最後一屆學生畢業,今年我申請教授休假,未來何去何從,休假中將好好思考吧!

我之職場生涯,其實是台灣近幾年技職教育之縮影,大部分之私立技職院校由五專升技術學院,再由技術學院升科大,但學生素質越來越差,老師壓力卻越來越重,明新目前日間部招生尚可,但許多私立技職院校可能會有招生的問題,最先招受裁聘可能是講師,這些歷程可能是一般在國立大學任教之老師們無法體會。

 

459 最後修改於 %2018.%05.%2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