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意外人生

2011.12.10   黃美涓|桃園長庚紀念醫院院長
刊載於專欄 特寫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童年的意外

我是個母親懷胎不到三十週就被趕了出來的早產兒。因為官家後裔的祖母要過六十大壽,家中熱鬧非凡,身為長媳的母親挺著大肚子忙進忙出,意外地在浴室裡跌了一跤,我就在寒冬夜的家裡被摔了出來。

「哎,又是一個賠錢貨,醜得像隻小貓,大概是活不下來了…」家裡的長輩都這麼說著。我已經有兩位姐姐,只有一個哥哥,母親每次懷孕都有嚴重的妊娠嘔吐及貧血,祈求再添一個兒子就結紥的夢也碎了。彌月之日,還是沒有人要替我取名,努力擺脫產後憂鬱陰霾的母親找人算命,說是五行欠水。就想起當年失意的陶淵明所寫的「歸去來辭」中「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的句子,就取名「美涓」,冀望這個女兒也能擁有宛如細水長流的美麗人生。

我跟著高壯聰穎的哥哥姐姐與俊美時尚的父母外出時,更常被戲謔「這個像白雪公主後面的小矮人,大概是護士抱錯的吧?」因此,我從小就體會到被奚落時要培養韌性,悠然自怡。畢竟,我確定自己才是唯一在家中出生的孩子,抱錯也該是他們的事。不久,媽媽又意外地生下小妹。她天真善良,對這位渺小姐姐的任何作為都充滿了興趣和讚賞。在那段青澀的成長歲月,我們每日踏著輕快的步履一起探索新知,熱愛生命、真誠分享、彼此呵護,並相約永不淹没在現實的洪流之中。時至今日,她仍信誓旦旦地肯定那段與我一起成長的日子,才是她一生最快樂的時光,令我感動不已。

 

求學的意外

我有著早產兒的各種特徵,又瘦又小、在臉上都可以看到絲絲小血管、有很強的嘔吐反射,連衣領上的標籤都會令我難以忍受。三歲入幼稚園,從未能靜下來睡過一次午覺,到深夜也要被嚇唬著「虎姑婆來了…」才肯上床。唯一能讓我安靜下來的事就是看書。幸而當時家中有一個小書庫,無論是「一千零一夜」或「石頭記」都是我津津有味的讀物。

當小學的體育老師意外地現我有超級的柔軟度(其實是低張力),我很快就成為體操隊的主角,每日反覆訓練翻、滾、盪、跳…達成了感覺統合訓練的成效。從此,我在課堂上的表現突飛猛進,每每名列前茅。故又參加舞蹈組、詩歌朗誦、歌詠團、壁報組…,開啟了我多彩多姿的校園生活。比賽、表演培養出勇氣及團體的默契。當隊長不僅要學習責任、協調、創新,更要有成就他人的胸襟。

 

當醫師的意外

初中時,媽媽因子宮肌瘤手術切除後發生了意外的重大併發症,高燒昏迷了十多天,十分危急。當時我不分晝夜地留在醫院照顧她,悉心細緻地學習各種護理技術,只求媽媽能活下來。媽媽終於奇蹟似的復元了,當時負責護理部的護校校長十分喜歡我,向媽媽保證可以把我調教成最優秀的護士。她知道我成績優異,就破例讓我由初二免試進入護校就讀。當媽媽高高興興地把我送到護校,才發現學校規定「學生一定要身高超過150公分、體重超過40公斤」,我當時身高已有158公分卻只有35公斤體重,就這樣被淘汰出局了。既然當不成護士,媽媽娘家又是中醫世家,數年後我就被迫放棄多年醉心夢想的數學系,意外進了醫學的殿堂。

 

兼行政主管的意外

當我由台大復健科完成住院醫師訓練後,由於外子工作在新竹科學園區,我就前往新竹省立醫院求職。不料,老院長只冷冷地回了一句「我們醫院只負責救命,不要做什麼復健。」我只好回到與台大建教合作新開的省立桃園醫院就職,還立刻當上了復健科主任。第二年,由於當時的學長主任們被派出國進修,我就被恩師李俊仁院長躍升為醫務秘書。那時醫院沒有副院長,醫務秘書必須協助院長管理醫院,加上醫院要爭取評鑑為準醫學中心,我就被送回台大一些部門學習醫院管理。後來當選全省優良公務員的第三名,也曾被人調侃為「省桃最有權力的女人」。

由於外子被甄選赴美公費留學,當時同為公務員的夫婦不能一同出國,我只好沿著高速公路找到長庚醫院的工作。到長庚不久就適逢基隆分院開幕,科內最資淺的我被派到基隆分院兼主任。由於當時在台大兼任講師,也是科內唯一有部定教職者,不久後在醫院評鑑前夕又意外變成林口總院的復健科主任。如何將一個經營績效不彰、科內各組互鬥的單位重整,建立完整的住院醫師訓練計畫,病房復健護理,又要應對強勢鄰科們的割地賠款要求,所走過的心路歷程,真非三言兩語可以形容。我也曾經有瞞著科內同仁,在歲末以辭職化解紛爭,一肩扛下所有責任。其後在張院長及同班同學的支持及挽留下,才不得不又繼續做下去。幸而其後各項問題都能逐漸改善,業務也快速蓬勃發展。

當年創辦人常親臨主持業務檢討會議,指導大家追求卓越,成就合理化、高效能、高品質的優質醫療。當時年輕的我充滿理想與憧憬,竟不知天高地厚地在檢討會屢屢提出想法建言。但睿智的董座竟不以為忤,還多次稱讚我聰明。對董座的包容與知遇之恩,我真是終身銘感,無以為報。

記得十多年前的一個受難節(復活節前兩天的星期五,紀念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我們天主教徒要守大齋的日子),中午,我在門診接到當時張昭雄院長的一通電話,「醫院要籌建復健分院,妳就升任副院長協助籌建工作。」我那時真的呆住了,半晌才回神答道「我恐怕沒有足夠的能力勝任,我不敢接受。」誰知一週後又接到電話「簽呈已經下來了,妳就是副院長。要知道,這是國內醫學中心第一次有女性的副院長。」後來我才知道,自己的第一個工作竟是成立「醫療品質審議委員會」,把許多的主管都得罪了。更意外的是多年後又被告知當上桃園分院的院長。至今,仍繼續修行學習當行政主管的工作。

 

女性主管的感想

身作為一位女性主管,我常常把自己定位成努力扮演精明管家那樣去服務別人。將「大我」放在「小我」前面,設法去營造一個平等、溫馨的工作環境。學習少用聰明、多用智慧去為科、院栽培及留住優秀人材,使他們有發揮的空間。隨時將外面的經驗和活力注入部門,建立互動式的群體領導。我深信平等比權威重要、人材比戰略重要、願景比管控更重要。對部下必須授予實權,並有接受批評與挑戰的胸襟、承認錯誤的勇氣。學習與自己無法掌控的人一起和諧共處,儘量遵守「不發怒、不抱怨、不嫉妒」的三不政策。並且常懷「上台是偶然,下台是必然」的心態,就能過得心安理得。

 

結語

每個人的生命歷程,都可以成為一本精彩動人的傳記。睽違已久的自己,在醫療資源貧乏的昔日,由一位羸弱笨拙的早產兒,蒙上天眷顧,意外地發展成動作敏捷俐落的體操隊長,能編能演舞姿曼妙的舞蹈組長。日後更成為一位教授級的醫師,身兼服務、教學、研究與行政數職,成為有用的人。這番際遇的分享,應可以給早期療育的家長和孩子帶來信心與希望。

人生下來不一定擁有聰明、美貌和健康,但不能沒有愛與希望。但願天下所有的父母都願意給予機會和時間,陪伴他們的子女共同走過成長之路,充份享受這場屬於自己的生命盛宴。

 

64 最後修改於 %2017.%09.%13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