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醫生的醫學生

2014.04.10   鍾晴|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二年級
刊載於專欄 特寫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龍安國小資優班、金華國中、北一女中,從小到大都名列前茅、表現優異的學生,理應可以考上最好的大學科系、順利的達成每個目標、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但我的故事不是這樣的。

高中選第三類組的我,以考上醫學系的分數為目標,然而大學指考的成績卻不盡如意。很多同學為了考上醫學系都去重考班報到了,但我不禁思考,為什麼要念醫學系?如果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念醫學系,為什麼要去重考?但是如果不念醫學系,那我要念什麼呢?說實話,國中、高中整整六年,夙夜匪懈、專心一意讀書學習的我,從來沒有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

自從國小三年級看完整套世界偉人傳記,我的心就嚮往成為一個偉人,我努力學習居禮夫人為人類社會貢獻不惜犧牲自己的情操、愛迪生鍥而不捨追根究柢的精神、拿破崙不畏艱難屢仆屢起的毅力,他們的事蹟都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我想要像他們一樣建永世之業、流金石之功,然而殘酷的事實是,我只是一個考不上醫學系的失敗者。

父母希望我去重考,因為醫生是個薪水穩定、一定有工作、不會餓死的行業,然而我卻有不同的想法。由於我父親是醫生,我從小看到病人對他的感謝,旁人對他的羨慕,但是若以巨觀的角度,三百年之後沒有人會記得現在的醫生,如同我們也不知道三百年前的醫生,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此時人們競逐的榮華富貴、社會地位、名氣、美貌,終將淹沒在歷史的洪流裡,無影無蹤。

如果我的存在終將被遺忘,我活著的目的是什麼?我領悟到,惟有為全世界帶來具開創性的貢獻,才能在歷史上留下不朽的名聲,無論是改變世界認知的科學家、影響人類生活的發明家,或是彰顯人性光輝的慈善家,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為世界做出貢獻,而這是我認為人之所以活著的目的。

神奇的是,在搞砸人生最重要的考試、自尊被淚水淹沒的挫折中,我心中仍然相信自己的能力;雖然我的指考成績不盡理想,還是拿到了一張臺大的門票。我決定不為了當醫生去重考班,因為我想成為可以幫助更多人的科學家,也許我沒有愛因斯坦的聰明,也不若居禮夫人優秀,但我還是想要跟他們一樣,做出改變世界、造福人類的研究。

至於未來的路,我決定到臺大尋找。

當時的我參加台大新生作文比賽這樣寫道:「為什麼要上大學?不是因為我考上了,非因同學們都這樣,而是期待找到人生的方向。從小我就對所有事物充滿興趣,只要我不知道的東西我都渴望知道,但到底什麼才是我要用一輩子去追求探究的?什麼領域才能發揮我最高度的興趣、最深不見底的潛力、最源源不絕的熱情?社會意識形態的框架,宣導著專業執照賦予打不破的金飯碗;社會地位亦巍峨昭示著人生在世的價值,但是寶貴的人生就只有一次,我的主旋律應如何譜寫?我期待在這裡找到答案。」這篇〈我期待的臺大交響曲〉獲得了第一名,還有一台iPad作為獎品。

然而,父母的擔憂隨之而來,倒也不無道理,現在全球經濟蕭條,政府研究經費大幅縮編,連美國的研究環境都日益惡化,在台灣讀基礎科學得冒著薪水只有或少於22K的風險,甚至找不到工作,過著沒有品質的生活。於是應父母要求,也考量到學測成績可用來申請轉學到極富盛名的香港大學,我一邊讀台大,一邊準備重考學測。

在台大我修了各式各樣的課程,其中我最喜歡哲學系的課,我非常享受在課堂上提出想法、與教授和同學思辯的過程,我才知道為何我的興趣很廣泛、不限於任何領域,因為我喜歡的是「思考」本身。大一新生通常瘋狂的吃喝玩樂如同脫韁的野馬,而我每天在台大圖書館讀書至深夜,結果不但考到優異的學測級分,更得到臺大書卷獎第一名,成功申請轉學到香港三間最好的大學,讀我最有興趣的生物跟化學,但是許多台大教授給我建議,如果想做生醫方面的研究,有醫師的背景會更有利,因為基礎研究的最後階段需在人體試驗,只有醫師能完成。然而,如果選擇醫學系得多讀好幾年,延後專心做研究的時間。詢問了國內外研究型醫師之後,我了解到有臨床的經驗較能知道醫療真正的需求,讓研究不會是閉門造車,而能實際應用在人體。於是我申請了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決定先讀完醫學系,再出國深造,成為醫師科學家。

在中國醫藥大學,我很幸運地遇到一位很會做研究,也很樂意指導我的教授,引導我從事癌症的研究。我希望在受到完整醫學訓練、深度了解人體之後,未來在美國的醫學中心當研究員,找出治癒人類絕症的方法。如果得不到機會,我會當醫生執業等待時機,直到可以做研究為止,我永遠不會放棄為人類做出最大貢獻的信念。

現在大二的我,除了讀書、做癌症基因的研究,也積極參與各式各樣的活動、充實各方面的能力。今年1月代表台灣赴韓國參加東亞醫學生會議並口頭發表論文,獲得台灣女科技人學會的補助;獲選為世界公民島法國旅行家,得到機票,將於今年7月去法國執行故宮博物院院長指派的任務,考察法國博物館的文創產業,過程也將被林正盛導演拍攝成紀錄片。

沒有人可以預知未來,沒有人能保證成功,但是我不怕困難、無懼失敗,誠如拿破崙所言:「人生的光榮,不在永不失敗,而在屢仆屢起!」對於人生,我只負責努力,其他的交給上帝!

圖為鍾晴於中國醫藥大學遺傳中心


 代表台灣於東亞醫學生會議發表論文

285 最後修改於 %2017.%09.%11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