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藥大學與台灣牙醫界的涂媽 精選

2017.08.10   涂明君|中國醫藥大學牙醫學系教授、中華民國口腔顎顏面放射線學會理事長
特寫

有幸生在書香門第,峰迴路轉傳承教育衣缽

我的出身相當程度反映了台灣橫跨百年的一頁教育史。故事要從我的父母說起。先父是日據時代的台中一中高材生,先母也是當時彰化高女畢業的才女,兩人20歲不到就執起教鞭,歷經日本統治、台灣光復、國民政府推行九年國民義務教育的大時代更迭,仍始終堅守崗位,春風化雨數十年。

二林國小的校長宿舍就是我呱呱墜地的第一個家(現在已經改建成「二林蔗農事件紀念館」)。12歲開始就前往台中,在曉明女中就讀初中、台中女中念高中。家中的經濟負擔自是格外沉重。儘管如此,父母對五個孩子只有鼓勵,從未給過我們任何壓力,也不要求子女回饋。我後來進入中國牙醫學系擔任助教,眼看自己微薄的薪水完全無法與開業的同學相比,心中不免動搖,所幸父母肯定教育是「百年樹人」的大業,仍舊給予我支持鼓勵,才讓我堅定信念一路走到今天。

二林蔗農事件紀念館


命運的大學填志卡,成就我和牙醫系的奇緣

就讀台中女中時,七○年代的全國大學聯招是先填志願才考試,循例從各醫學系填起。收到成績單算了算自己的落點應該是在師大生物系無疑,誰知道榜單上遍尋不著自己的名字,竟然是在文化學院青少年兒童福利系出現名字。複查以後才知道,是自己用2B鉛筆畫志願卡時誤將高醫醫學系的711畫成771,以第四志願高中文化學院兒福系。
同年暑假考上中山醫專(現在的中山醫學大學)牙科。從來不曾想過成為牙醫師的我,最後還是聽從父親的建議讀了下來。當年和師大生物系失之交臂,沒想到成為牙醫師之後,我仍然一直站在講台上。生命幾經峰迴路轉,終於還是傳承了父母獻身教育的理想,不禁要讚嘆家庭對於孩子的潛移默化竟是如此巧妙而深遠。


師資困難中認真求學,幾遇恩師奠定生涯基礎

在中山牙科就讀時學習十分認真,總有機會領獎學金。當時中部學校師資困難,北部醫學院的老師來授課,許多課程都排在週末。醫科、牙科併班上課,總是把300多人的大教室擠得水泄不通。影響我最深遠,也是我最崇拜的老師,莫過每週六教授口腔外科與牙科放射線學的殷念德教授。他的廣東腔國語,深入淺出的講說各種臨床疾病,台下全都聽得屏氣凝神,就怕稍有遺漏。老師才學兼備的翩翩丰采,讓我萌生「有為者亦若是」的雄心壯志。
另一位恩師,是當時三軍總醫院牙科部趙崇福主任,趙主任只憑著我的在學成績單,就慨然收我進入三總當實習醫師。也因為在三總實習,我才有幸認識王天美教授,畢業後立即到中國牙醫協助創系。


見證中國醫大牙醫創系,從無到有,點滴在心

筆者為中國醫藥大學(中國醫大)牙醫學系創系助教,回首一頭栽進中國醫大已經37個年頭!話說從頭絕不跳針,也因此常被戲稱為中國牙醫的一部「活歷史」。民國69年時期中國醫大的牙醫學系是全台灣最年輕的,筆者是一路見證牙醫學系始終戰戰兢兢力圖在全台牙醫學界的良性競爭中站穩腳步,建立自己的優勢。在92年成立碩士班;106年也成立牙醫學院,預計107年招收博士班學生。

筆者主要授課科目為牙髓病學與實驗。曾任中國醫藥大學牙醫學系系主任六年(98~104)、中國醫藥大學學務長(104)、及教師發展中心主任(105)各一年;同時擔任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牙髓病科主任,除致力於學生的臨床教學,為牙醫學系PBL(Problem-based Learning)課程負責教師,附設醫院臨床醫師OSCE(Objective Structural Clinical Examination)計畫負責醫師。也為是牙醫學生的海外交流學習作的推手,撰寫教育部的「學海築夢計畫」,每年選送的學生前往美國UCSF(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牙醫學院到OSU(Ohio State University)、UW(University of Washington)、U Penn(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與Tufts University;新加坡大學;日本的東京醫齒大、愛知學院大學;韓國的延世大學;澳洲墨爾本大學等等。看著年輕的學子能放眼世界與國際接軌,也植下了學生在畢業後前往國外攻讀學位的種子。

延伸閱讀──參訪見習花絮:12345678


無校際藩籬的學習,多重融合路

自己的人生歷程是:大學教育啟蒙奠基在中山醫大(牙醫師養成),臨床實習在三總培訓,服務在中國醫大(助教、講師、副教授、教授),研究成長在高醫大(碩士、博士)。在中國牙醫系服務三十多年,這個完全打破校際藩籬的養成過程,也豐富了我的學習和視野。也因為這樣不只是校內學生同事、稱呼我「涂媽」,國內所有牙醫界的醫師們見到我也是以「涂媽」暱稱。系上人稱「涂媽」的確名不虛傳,只要你說得出學生名字,一定都可以從自己龐大的人腦資料庫中迅速搜索,娓娓道出學生的期別和相關點滴,就好像媽媽細數自家的孩子,滿是與有榮焉的驕傲。鎮守中國牙醫30多年,同學們說涂媽已經不只是涂媽,而是系上「永遠的系花」。
天性樂觀的我總是充滿活力,同事們每每看我笑嘻嘻,就連我們的黃前校長榮村都調侃我,只要有一個I Pad就很高興。也多虧了樂觀的性情,讓我咬牙渡過牙醫系草創時期的困難,及個人在人生遭遇的種種難關!系友們都知道涂媽的勉語就是「關關難過關關過」,遇到困境或挫折要趕緊轉念,天不會塌下來,明天的太陽依舊會升起,任何事都不要太執著,雖不完美,但求自己盡力做過。


史懷哲典範之傳承,國際志工參與,樂在其中

筆者自認是一位具有熱心、愛心與同理心的老師!窮畢生經歷在照顧著所有接觸到的學生。推動學生參與國內、外志工服務等活動計畫不遺餘力。

“非”揚的愛──2011及2012年兩次暑假帶領學生前往西非的聖多美普林西比加彭的史懷哲紀念醫院作志工醫療服務

2011史懷哲醫院牙科門診

2012史懷哲醫院大門口

送愛天堂──2015年初前往尼泊爾牙醫義診醫療

尼泊爾波卡拉小學

心南向──2017年初前往泰緬寮口腔衛教

泰北美彰生命教會

 

承辦21st國際口腔顎顏面放射線學會世界大會,驚艷國際嘉賓

筆者為中華民國口腔顎顏面放射線學會理事長,也是第21屆國際口腔顎顏面放射線世界大會(21st ICDMFR)秘書長,於今(2017)年4月26日至29日於高雄國賓飯店舉辦21st ICDMFR世界大會,本世界性會議為每兩年舉辦一次,邀請口腔顎顏面放射學相關先進的研究團隊及學者發表新的研究成果或是臨床新的應用技術。台灣能在對岸中國崛起的壓力下爭取到世界大會的主辦權,箇中心酸無法言語。本次安排42位Invited Speaker,有近100篇的Oral Presentation與110篇Poster Presentation投稿。本次會議共計有來自35個國家約350名國外專家學者及100名台灣學者參與。 我們安排了奇美博物館與安平古堡的知性之旅、暢遊高雄港及每天晚上各式豐盛的晚宴,讓與會嘉賓認識台灣,也滿滿感受我們的熱情,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更多21st ICDMFR精彩內容請至Facebook專頁YouTube查詢 !

大合照

註冊處工作人員──文藻學生     

開幕典禮──中國醫大紫薔薇禮賓大使

753 最後修改於 %2017.%08.%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