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旋轉的生活

2016.10.10   陳惠玉|國立中興大學物理系副教授
刊載於專欄 特寫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臉書上常常會有很多小程式可以藉由臉書的動態去分析使用者的個性、未來發展、格言、代表名詞等等。而我喜歡自己定義這些內容,因為這讓我有機會認識我自己。如果要用一些「標籤字」來表示我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也許會是:小漁村、中原大學、翻轉、教學與研究、三寶媽、陀螺、很多可能性。

我把自己30多年的人生切成了好幾個段落。南方澳小漁村是我從小長大的地方,我人生有一大半的時間都在這個人很多但教育資源落後的小漁村生活。漁村的生活很單純,最常做的事就是看海,因為我的小學在山上,往山下看是擁擠的漁港,而我爸的船也在其中;到了國中,我從山上移到了情人沙灘旁,教室望出去是一望無際的太平洋,空氣中飄著鹹鹹的味道,那是我最熟悉的味道。一直到了高中,我才踏出漁村到了都市上課,學著跟都市的學生溝通,體驗著很多我從未體驗過的生活,就連第一次吃麥當勞,第一次進電影院都是在高中。然而,高中的女子生活並沒讓我過得很快樂,我每天都在掙扎中走入學校,又再疲憊中離開校園。

宜蘭縣立南安國中,照片來源:南安國中網站


中原大學,一個我待了八年的地方,一個我遇見我先生的地方。念物理系一直都是我夢想,縱使我高中的物理科成績一直平平,而大學聯考考得也有點爛,但我在填大學志願時,可是把全台的物理系都填上了!而且,只有填物理系,直到今日,我認為我自己當初做了非常明確的決定。高中的爛成績沒有打退我對物理的喜歡,但我的喜歡不是愛談論物理理論的喜歡,而是物理可以證明許多事物的能力。這一切可能都要歸功於我的國中理化老師(楊達維老師,目前已經退休),他在國中給了我極大的空間與自由,讓我上課時不被公式給綁架,讓我可以有時間踏進實驗室去驗證許多課本上的知識。在中原大學的時間,可能是地點對了,可能是老師對了,我的物理神經被連接了起來,所以在中原物理的學業表現不錯,也開啟了對研究的興趣,大二我走進了研究室,開始東摸摸西碰碰,跟在學長的屁股後面當小跟班。留下來唸中原物理的研究所跟博士班,是一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規劃,還好,我的爸媽從小就給我選擇權(不過照他們的說法是,我想做的擋也擋不了)。博士班中間有一年,申請了千里馬計畫,我隻身前往美國科羅拉多大學液晶研究中心。這一年,翻轉了我對研究的看法、想像及態度,也改變了我的生活習慣。離開台灣前,我每天在學校工作超過18個小時,每天的平均睡眠時間不到3個小時,整個人陷入了一種要一直發paper的迷思中,身心靈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但卻不曾停下來思索:「我到底在做什麼研究?這些研究帶給我的是什麼?」攤在眼前的是一堆儀表上的數據,而且只是數據。

離開台灣前往美國前,是我最低潮的時候,也是身體狀況極差的時候。我踏上美國的第一天,我看著高聳的山,看著覆蓋地面白雪,看著不熟悉的景物,我突然鬆了一口氣。位於科羅拉多大學的液晶研究中心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研究中心,中心內匯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研究者及學生,走進這裡就跟聯合國一樣。還好,我天生是個臉皮厚的人,就算英文可能講得不是很好,我還是喜歡跟人家東聊西扯。為什麼美國會讓我翻轉對研究的看法、想像及態度?我是做液晶物理及光學研究的人,液晶是個具有複折射性的材料且光學特性容易受電、磁、熱極力所影響,所以液晶可以取代很多晶體做進一步的應用。但在過去的4年研究液晶的過程中,我卻從未仔細的看過液晶。到研究中心,我才知道液晶在顯微鏡下有多美,液晶受到電的影響後是如何改變的光學特性。從一堆數據走向了眼睛所見的影像,液晶彷如活生生地告訴我,它的遭遇。我才明白,數據是一個結果,歷程是要透過觀察,而歷程是重要的,它告訴了這次實驗中發生了什麼事。幾乎所有跟液晶的實驗及相關的知識我都在這裡重新學起,有很多要學,但卻是我研究生涯中最快樂的一段日子,我想我開始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研究了。除了研究上的蛻變外,我的教學可能也是在這段時間磨練出來的!在這裡走廊上、實驗室內、辦公室、中心小圖書室到處都有白板,可能在這遇到了人,就開始談論起跟研究相關的問題。有時是教授,有時是學生,要如何清楚的表達,要如何針對不同的對象去說明,是一個很大挑戰。每天我都接受到不同的挑戰,但我每天都在成長。

 

顯微鏡下的液晶

 

從博士班畢業,我很幸運直接進入逢甲大學光電系任教,同年我懷了第一個孩子。當時年輕,我可以挺著肚子一直上到生產前,忙碌的生活並沒有因為懷孕而停下腳步。我總共在逢甲待了約六年的時間,從助理教授到副教授,從一個小孩到兩個小孩。因為一個念頭,也因為一個機會,我申請來到了中興大學物理系,轉換到中興物理,代表我的實驗室也要重新建立,雖然大多數的儀器設備跟著我一起移民到中興,但還是有段很混亂的時期。在這個時期中,我的第三個孩子來報到,一則以喜一則以憂,我真的沒想過自己會變成三寶媽。

我是一個很討厭重覆性工作的人,一門課教了幾學期後,我會膩,會提不起勁;當生活沒變化的時候,我會開始陷入一種煩惱的狀態,所以我就會開始做一些跟研究與教學毫不相干的事,例如:瘋狂的打毛線,一直看雜書等等。我喜歡有點挑戰的生活,那我讓我相信自己是活著的。三寶媽的生活的確很有挑戰,還好我有一個願意分攤家務的先生,讓我還是有喘息空間,但我還是免不了每天像陀螺一樣轉啊轉,時間上我要配合小孩的作息、上下課時間,回家了,上一桌熱騰騰的飯菜,為一家人一天難得共聚的時光增添記憶。工作及家庭兩邊忙碌,當然研究還是要做,課還是要教,都這麼忙了,我還是要擁抱自己該有的生活,做點跟教學跟研究沒關的事──我開始到文化中心上畫畫課。其實,一開始會去上只是因為知道自己不喜歡跑來跑去,要訓練自己送完小孩後還要到另一個地方的移動毅力;沒想到過了一陣子後,畫畫卻變成我療癒壓力的最好管道。我的腦袋得以在畫畫的時刻完全放空,心情平靜。從畫畫中,我找回了一種直覺,找回了奔放的心靈,也訓練了自己的觀察力。經過了一年的畫畫時光,其實我有感受到畫畫對我研究及工作態度上的改變,讓我擁有更開闊及冷靜的心去面對研究這檔子的事。

顯微鏡下的液晶

顯微鏡下的液晶

未來的我是怎樣?我常會想,當有一天我離開了學校,不當老師了,不做研究了,我能做什麼?其實,想起來有點可怕,因為人生有一大半的光陰都花在這裡,除了做研究、教書,我好像什麼也不太會!我曾經開玩笑的說,我現在學畫畫就是打算離開學校後,可以到公園幫人家畫人像賺點微薄收入。我很愛旅遊,每次旅遊都是我自己規劃路線、訂房及解決交通問題。我的朋友都說,我對於規劃旅遊很在行,往往可以省錢又好玩,所以建議我去當導遊之類的。今年,我接了中華民國物理學會『物理雙月刊』這本雜誌的總編輯,我開始學起了出版業的工作,開始認識跟出版有關的法規,我想也許我之後也可以到出版社工作吧!我對我的未來很樂觀,因為每做一件事,我就幫我的人生開啟了一條新的道路。我先生說他最欣賞我的就是:「決定了就去做」這一點,其實講白了,我並不是一個會考慮很周延的人,常常一個念頭冒出來,我就去做了;所以,都會一邊做一邊學一邊修正,「物理雙月刊」就是在這樣下,一步步的改變。有人會跟我講,我把「物理雙月刊」做得很好,規劃得很好;孰不知內幕是:沒有規劃,認為對的事,做就對了!這大概會讓很多女科技人學會的朋友們傻眼吧!不過,我還年輕,我還有能力承受挫敗,但我沒辦法還沒做就想投降。

497 最後修改於 %2018.%05.%2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