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熱情,追求幸福

2010.10.10   吳昭燕|義守大學化學工程學系教授
刊載於專欄 特寫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不管投身在哪一個行業,女科技人的日子總是充滿挑戰的。無論環境多麼嚴苛,永遠不要忘記我們的初衷。堅持的熱情及與時俱進的智慧,是幸福的根源。

如果從學生時期開始起算,應該有三十年的廣義女科技人身份了。從來都不是太有野心的人,人生最大的目標是在能力內發揮最大的價值,擁有均衡平穩(兼有一點點幸福感)的生活。不是太確定自己真的能分享些什麼?總是非常單一的經驗。

在一所大學呆了十年,從學士一直唸到 Ph.D.;交了一個男友十年,然後結婚;人生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就是現在的工作,即將二十年;較之變化快速的世界,真有點像是早已入定的靈魂…

這麼單純的的人生框架,即使不是唯一,恐怕也是少數,因之受邀分享的當下,有一些遲疑。唯仔細思量,沒有多樣的人生經歷,或者廣度不足,但架構維護的努力卻是一樣的。像是拼布,大拼布有大拼布的氣勢,小拼布有小拼布的雅緻,感覺或有差異,基本工卻是一致的。野人獻曝,希望個人狹窄領域內的小小經歷與想法,能為有興趣的女科技人提供不同的參考。

 

花樣不多的大學時光

我們這個年紀的人,人生應該是從大學時代開始的吧!所謂青春歲月、花樣年華,大學應該是享樂生活的開始?事實是,可能當時大多數理工學院的女學生們都不做如是想!關於大學的回憶,最常出現的是身著牛仔褲(總是有被硫酸細沫脫水痕跡,誇張的說是百孔千瘡),騎著鐵馬穿梭在成大的工學大道上,趕上課、趕實驗、趕考試(總是風塵僕僕的感覺,枉費了大道兩側的美景);熄燈後的宿舍長廊永遠都有一群埋首報告、努力 K 書的理工女孩。文學院女同學總是優雅的來去,是那時偶而會閃過腦中的羨慕。

在大一那一年,遇到了現在的先生,他是高我一級的學長。當生活總是繞著特定的圈子轉時,「內銷」變成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

社團生活是大學時期難得的奢侈,我很享受人際間的互動,也很投入社團服務的工作與學習。在大二後期因課業負擔日重,逐漸淡出社團參與,總有一些遺憾。我是台南鄉下的孩子,家裡離學校大概就是一個多小時的客運車程,可是整個大學期間我沒有在家裡渡過暑假。那個年代不盛行打工(應該說沒什麼打工機會,家教除外),大一的暑假參加村里文化服務團,在新竹的鄉間流竄,大二之後,暑假就用來跟隨助教學做實驗(套句現在的用詞,應該叫專題研究,只是我們那個年代沒有這個課程),同時利用晚上時間家教賺取學費及生活費。

以前啥事不懂,大學生活雖然沒有多采多姿,卻稱平順,也為後來奠定了還不錯的基礎。現在回頭想,原來,在那個過程中我已經在學習如何做選擇,並學著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小時候,家裡經濟條件非常不好,靠許多人的幫助才得以就學。國中畢業那年,父母親希望我可以就讀師專,免學費又有很好的工作保障。那是第一次,我為自己的人生爭取機會,我積極表達想要唸高中、讀大學的企圖,甚至表明如果沒有錢,就去貸款,以後再慢慢還(天知道,那時候貸款多麼不容易)。原來這樣的大學夢,是真的深植在我的心中,對大學的執著與對得來不易機會的把握,在在影響我在學習過程中對優先順序的選擇。因為對夢想的熱情,對承諾的堅持,也漸漸養成負責的態度。

 

不再是學生以後

大學畢業後,選擇繼續在成大化工就讀研究所,獲得博士學位的同時,獲聘至高雄工學院(義守大學前身)化工系任教。從此,相對於單純的學生角色,生命突然變得「複雜」了起來。

我在同一年底與交往十年的男友結婚(總要趕快給個交代吧?),在高雄大社有了新的家,初期公婆南下與我們同住。有一種突然得長大的感覺。白天,在學校是年齡跟我差不多的學生的老師,傍晚下了課,是公婆的媳婦、先生的太太,趕著回家煮飯、整理家務,然後備課(根本沒想到得研究)。日復一日。年紀既已不小,孕育下一代自然也刻不容緩。大女兒從懷孕就不順利,數度住院安胎,最後以難產重度危險兒的方式來到這個世界。未久,先生因為有新的工作機會離家到嘉義,只能週末回家「探親」。那是我人生的低潮(很弔詭吧?理論上應該是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好像得一個人面對所有的事,偏偏沒有一件事是已經很在行的。從來,事情都是按著規劃走的;現在,沒有一件是真的可以(或已經)規劃的。工作與讀書有很大的差異,結婚跟談戀愛更是大不相同,尤其當你剛離開學校,自以為已練就一身好功夫,要好好發揮你的人生價值時,卻發現大多數的事情是學校沒有敎的。何等的挫折啊。人生,它真是一個需要不斷學習、成長的旅程!

仔細評估,我了解也接受自己能力的極限,重新為每件事情排列優先順序,並積極尋找資源。這一次,我把小孩排第一,別人的小孩和自己的小孩。在學校,我把大多數的心力投注在教學與學生的互動。為自己的女兒找了合適的醫院進行健康追蹤(一直到她四歲,確定無礙),白天把她交給信得過的寶寶中心,晚上則自己陪她,享受另一種兩人世界(其他家務雜事一切從簡)。逐漸也就能掌握生活的脈動,能 appreciate 生活的樂趣。一直到老二出生,照顧事宜安排妥當後,再次的,我調整了我的優先順序。

為了「一家團圓」,也為了小孩未來的教育環境,我們把家搬到了台南,雖然多了交通時間,但可以確保家的完整性並合理的照顧每個成員的發展(這也是選擇)。由於有先生可以輪流陪伴小孩,請了一位阿桑幫忙家務,教學工作也已駕輕就熟,此時我把研究升等列入優先事項。在研究稍有起色之後,開始接觸行政服務,並在系主任任內升等教授。其後,歷經教務處秘書、副教務長、代理教務長、教務長、理工學院院長、及至短暫借調擔任某專科學校的校長。一陣忙碌後,目前正在教授休假中。

擔任那麼久的行政工作是出乎預料的。大學校園中,認真的行政工作,有點像不歸路,可能代表著研究要下滑或荒廢(即便現在,研究仍是教授評估的最重要指標),與學生的距離要變遠,可能是 somebody 與 nobody 間的瞬間擺盪。曾經躊躇是否要深入行政,成大化工系馬哲儒老師的一席話,讓我做了選擇。馬老師說:「如果因為你的付出可以讓更多人的 publication list 變長,又何必堅持自己的 publication list 非得有多長?」。

後來,我把它衍生成:「如果因為你的付出可以讓更多人變得幸福,又何必堅持只追求自己的幸福?」。不確知 12 年的行政生涯是否讓周邊的人多了一些些幸福的感覺,但這樣的 good intention 讓我在行政生涯中有一個努力的方向,也因常保這樣的熱情,讓我自己多了不同成長的機會。即使回過頭來,現在的我需要重新啟動研究,仍然感謝曾經有那樣的機會經歷不同的磨練,也更加的認識自己。

拉拉雜雜地聊了很多的往事,只是擔心無法適切的點出重點,生活的小經歷(或小故事)說不定還可以觸動不同的想法。但還是得為這個分享做個小結論。

 

小小想法 拋磚引玉

科技帶領發展,總是走在時代的前端,科技人的思維理論上也先於時代。然而,雖然科技進步了,我們的社會對於女性仍有許多看似合理、實則不然的期待或制約。女科技人要有先於時代的工作觀,也常要面對後於時代的社會觀。要在兩個本質矛盾的情境中發展,其挑戰與壓力是可以預期的,對於選擇擁有家庭生活的女科技人尤然。

建立並堅持自己的目標。一個可以投注熱情的目標,會賦予所有面臨的壓力合理的意義,然後能夠支持我們挺住,持續向前。一次到位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事,迂迴前進也非全然不好,腳步太快,有時會失去欣賞沿途美景的機會。

尋求有力的支持網路。家人是最根本的支持(有婚姻者,先生之支持尤為重要),除此之外,應盡力建立自己的社會支持網。可以提點解惑、典範學習的人生導師;有共同目標、可以相互支援的工作夥伴;可以相互砥礪、互倒垃圾的親朋好友;甚至鐘點家事幫手,都是可以協助我們減少顛陂的有力支援。

不需凡事盡善盡美。完美是每一個科技人致力追求的目標,但對大多數人而言,凡事講究完美的人生,卻可能是不完美的開始。我們總是希望自己有千隻手,最好會孫悟空的分身術,但終究我們都是凡人。瞭解人生不同階段的優先事項,對當下重要的項目投注較多的心力,用比較寬容的態度接受自己的不足。

勇於追求完整的個人。持續追求進步的過程中,不要忘了隨時檢視自己,瞭解自己是幸福的根源。瞭解並接受自己,才知道怎麼愛自己;懂得愛自己的人,才有能力愛別人。

相信我們的熱情與智慧的堅持,會讓自己更幸福、世界更美好。一起加油吧!

 

後記

年近半百的我,現在感恩知足。

認識超過大半輩子的先生,不只是婚姻生活的另一半,更像是一個無話不說、總是全力支持的好朋友,偶爾分享的職場心得,常給我有醍醐灌頂的感覺;除了耳力不佳外,健康狀況良好的婆婆是生活的好幫手;大女兒獨立、小女兒貼心,各有特色,一樣可愛。仍偶爾回去母校,與已退休卻仍忙碌的老師們聊聊近況,智慧的提點,總是有很大的收穫。

利用教授休假時間,開始一個新的研究主題,常常覺得有所不足,但類學生的學習生活,讓我覺得年輕。部分的時間用來規劃、參與學會的活動,負責化學會高雄分會的會務,在產學間有較多的接觸,希望對促進產學連結能稍有貢獻。

仍然持續的努力,但平凡的生活中,常有絲絲幸福的感覺…

 

312 最後修改於 %2018.%05.%2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