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收稿刊登,請稍後回來閱讀。」

第一次被邀請擔任本月女科技人電子報的主編,我感到既興奮卻又惶恐不安。興奮於我終於有機會於此分享自己的所見所聞和感想,不安則是由於身為一位半路出逃的女科技人(從機械工程逃往表演藝術創作),我時常懷疑自己到底對科技、數理還有沒有熱誠和興趣,尤其在許多對技術和新科技如數家珍的友人面前時,這個問題就更加困擾著我了。經過漫長的心理探索,我發現自己對於如何應用新科技來創意創作、來改善社會、來增進公平正義的關注,遠大於單純科技技術本身,並且我也發現身邊充滿許多跟我有著相似想法的女科技人,因此我希望能藉由這一期的電子報分享,讓大家看見一些正在促進社會正向改善的科技應用,也期勉許多不滿足於當前代工型科技產業界的女科技人能以創新的方式重新審視科技的可能性。

「你享受被惡名化嗎?」 札哈:「有時候還挺有趣的。」在被問及卡迪夫灣建案的失敗原因時,札哈就曾提到她作爲建築師在早期所面臨的3種基本困境:外國人、難搞、女性。

結婚十年,我活成了大哥的大哥

【中年婦女不想成為大哥的女人,也不想成為大哥本人,我們最後成了大哥的大哥。】

今年春天,我們約了幾組好友家庭一起去爬山,爬到幾近虛脫,孩子他爸遞過來一瓶水。我正想著,今天對我真體貼……我含情脈脈地接過水,他柔情似水地望著我,對我說:「大哥,幫我轉開瓶蓋。」

經過了十年婚姻磨礪,轉開瓶蓋的那個人終於成了我。

從小就享受算數學、解難題的 Shirley,對踏上理工科之路毫無疑慮,但念了理工又轉向業務工作,卻讓周遭的人跌破眼鏡。到了職場 Shirley 發現自己其實更愛跟人溝通、討論,在團體裡表達想法、領導方向。於是,儘管自己的同學九成以上都成了工程師,她卻選擇躍出同溫層,挑戰充滿不確定性的業務工作。

傳統社會對媽媽普遍有著「三頭六臂、扮演多重角色」的期待,可能理所當然地認為:比起爸爸,媽媽天生就有比較好的「多工能力」。事實上,這是一種錯誤的迷思!

選購玩具給女孩子的時候,不難發現整個女生玩具部都是粉紅色,款式不是公主就是洋娃娃,社會早在寶寶還未出生前已經把她們定型——女孩要穿粉紅色,玩芭比娃娃,男孩穿藍色,玩變形金剛,這些社會文化固有的框框很早已經限制了孩子的發展。

來自美國的黛比(Debbie Sterling)發覺全球工程師只有14%是女性,她認為這是由於社會的性別差異所致,決意徹底改變這個現象,讓4歲的女孩都能透過玩具來學習建設簡單的機械。

想知道 Google的晶片工程在做什麼嗎?
Google Silicon Online Workshop現在開放報名!
想成為Google的晶片工程師的你千萬不要錯過,趕快點擊報名連結留下資料吧!。

根據現代婦女基金會《科技跟蹤線上大調查》,2014 年,在調查的 1,314 個女性中,每 8 個就有一個曾有被跟蹤的經驗;2018 年調查則顯示,16-24 歲的學生,每 5 位就有 1 位疑似遭到科技跟蹤。當科技突破傳統藩籬,臉書成為新時代的非正式名片與一扇連結世界的廣闊大門,隨科技普及而愈發融入數位生活的使用者,拉近與別人距離的同時,也讓別人拉近了距離。命危險。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英國受到嚴重衝擊,逾14萬人感染,近2萬人死亡。然而,英國醫護人員的個人防護裝備專為男性所設計,女性醫護人員每日搶救病患生命卻沒有適合的個人防護裝備,這種性別歧視讓她們面臨生命危險。

第 1 頁,共 2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