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此頁

一張車票、一個便當、一段旅程—鐵道產業裡的女性身影 精選

2021.09.15   萬蓓琪︱紀錄片工作者
刊載於專欄 專題報導
  • 字體大小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因緣際會,我們在過去的一年,與鐵道博物館籌備處一起接觸了台灣鐵道產業裡的女性,得以和這個產業裡各式各樣的女性聊天。

一張車票、一個便當、一段旅程,哎呀這沿途上怎麼能沒有妳們啊。

是一個週三,一時興起想去一趟福隆海邊走走,假裝一下青春文藝少女。於是到了台北車站,在票口買了票,售票的小姐問我「要買回程嗎?」我想文藝少女的有效期限不是很確定,先不買好了。現代化的台北車站進月台不再有人工剪票(小時候多想要一支那個剪票夾啊),很快的就上了即將出發的列車。離開臺北之後出了地下路段,很快就看到了湛藍的海。「各位旅客您好,即將開始販售餐盒,本次便當由七堵站餐廳提供……」接著就看到推著小推車的服務小姐,沿著走道過來。


因緣際會,我們在過去的一年,與鐵道博物館籌備處一起接觸了台灣鐵道產業裡的女性,得以和這個產業裡各式各樣的女性聊天。

 

一張車票、一個便當、一段旅程,哎呀這沿途上怎麼能沒有妳們啊。

 

「我就是青春的快車小姐、逐早起坐火車為人來服務」
(文夏「快車小姐」)

 

提起「鐵道裡的女性」,人們最常想到是「觀光號小姐」、「快車小姐」(其實是「車勤服務人員」)。早年台鐵招考車勤服務人員時,有一些現在看來十分奇妙的規定:身高要在158-165公分之間,體重45-58公斤、年齡18-21歲,未婚。在我們訪談的對象裡,1970-1980年代進入台鐵的車勤人員,說起那時候的招考面試,「猶如選中國小姐…,前面一些基本的問題問一問,然後那個考場有一塊空地,要你V字型走一圈給他們看……」「那時候除了空中小姐,就我們台鐵選人最是嚴格」,也有人告訴我們,「當時很多大老闆、或大老闆的媽媽會來搭火車選媳婦」。

 

隨著就業服務法、性平法、勞基法的逐步完備,以及各種性別意識的抬頭,這些不合時宜的規定早已廢止,不過那些對自我要求甚嚴的回憶片刻,為我們生動地描繪了一個時代的圖像,在那個圖像裡,女性有必須要回應的期待框架。



少數中的少數

另外一種很快被提及的「鐵道女性」,就是「女站長」、「女司機員」、「女動力檢查員」,這類高階管理職、或專業技術職,因為她們是「少數中的少數」。

 

台鐵在2012年出現百年來首位女性司機員,此後每當出現「某機務段唯一的女性動力檢查員」、「某站第一位女站長」這類消息時,在各項看似極為「正面」的報導中,除了描述女性如何努力完成各項考評之外,也會描述她們曾遭遇過的冷嘲熱諷,「這不是長期的吧、你不會待很久吧」,即使當年的第一位女性司機員,至今已經在職將近十年,這類質疑如同耳語般從未停止。

 

她們究竟是怎樣的少數呢?以2019年底的數據為例,共有13位女性司機員,3位受訓中;而全台執勤中的列車駕駛員共1364人,男女比例為99:1。男性的司機員不需要很努力嗎?他們的訓練不也很艱辛嗎?不也都必須具備專注與細心的特質,才能勝任司機員這項攸關數百、乃至上千旅客性命安全的工作嗎?不過好像男性司機員的這些特質那麼不值一提,只有提到女性司機員的時候,會特別被表彰,這對人數比例占大多數的男性司機員(或站長、或動力檢查員)來說,真是不公平啊。




職場角力與「兼顧」的迷思

這一年的工作和研讀資料的過程裡,以台鐵為例,常常會讀到「由於勞力集中與專業技術,『鐵道』長久以來是以男性為主的工作場域」。這樣的描述,通常用來解釋台鐵職工長期的性別比例不均衡。那裡面所指涉的「鐵道工作」,好像只有經驗、技術、重勞力,不過,鐵道工作不是只有「火車」而已,除了要能使火車正確的跑起來,它還是一項大型的交通服務事業。這個事業體裡,除了「一般認為不適合女性」的職務之外(例如司機員、維修員),女性仍然在辦公室裡處理文書,在車站售票,在列車上處理旅客事務。她們通常不被提起(或者說不被尊敬的提起),直到近年開始有少數女性也開始在鐵道沿線巡軌、進入管理階層、駕駛或維修火車,於是在某些場合又特別容易被特意的推出來作為進步的代表。顯現出來不只是整個組織在面對性別議題時的緩慢應對,其實也是整體社會對這個產業中的性別狀態,仍然有些狹隘的想像。

 

「兼顧家庭與工作」似乎長期以來是職業婦女的負累。早年的車站播音員,是24小時制,意思是說,今天早上八點進播音室、要到明天早上八點才出來。因此許多談話裡會提及「有時候會帶著孩子跟我一起睡在播音室啊」,或者因為擔心無法兼顧家庭、想要陪伴孩子長大,而選擇離職、或轉任不用輪班的辦公室工作。聽到這樣的故事總是使人心疼,我們的思索也隨之延展:從一開始會想「男性為什麼不用擔心夜班會無法兼顧家庭與工作」,到後來知道應該要問的是,「這個工作為什麼要24小時」。從「性別」議題打開的門,最終看見的不會只有性別問題。

 

鐵道產業的性別現象是時代的痕跡,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詮釋,女性也在各種夾縫中,用自己的方式去回應那些必須的期待。服膺或是突破,都是每個人不同的選擇。「各位旅客,13點整開往高雄的自強號,在第一月台快要開了,還沒有上車的旅客請趕快上車…」一張車票、一個便當、一段旅程,想想那是多少人,不論男女,在各自崗位上盡責努力,我們才能沿途欣賞宜人的風景,平安抵達終點啊。



編輯推薦:

國家鐵道博物館籌備處[2021台灣鐵道產業女性紀實]影片共8支

影片連結|https://www.nrm.gov.tw/imedialist?uid=141&page=1 

 

 

470 最後修改於 %2021.%09.%16

相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