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不能決定我們的一輩子 精選

2021.03.14   陳宜欣|國立清華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副教授
刊載於專欄 教育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幾十年後,回頭想想當年爆掉的大學聯考,我慶幸自己當年考差了!這個失敗讓我跌到心情的山谷下,也讓我自覺得不如人,還好當年年輕、沒太多人注意自己,我可以慢慢地學著靠自己的能力再次爬山。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升大學熱季,每到這時期就會看到很多如何選系、選校的提醒,也會看到各種如何立定志向的勵志文,就會讓我想起好多件小故事,其中一件要從我的國中開始說起。

 

因為好奇的關係,我曾在國中唸了一陣子的音樂班,在這個政府出資的音樂資賦優異班中,有好多好多的課程都被拿掉了,體育拿掉一半、家政、美術也全部取消,取而代之的是樂理、國樂合奏、西樂合奏、聽寫等等課程,然而因為我是從國中才開始唸起,相較於大部分從國小就開始唸音樂班的同學而言,我比較像是放牛童。

 

我幾乎所有科目都墊底,我的小提琴一把兩萬元,和同學們的百萬名琴聲音比起來天差地遠,因此考試都要跟同學借琴,才能讓分數高一點。有同學每週坐飛機到台北找大師學藝,暑假參加國外的音樂夏令營,我是在家中看書閒晃;除了音樂科目比不上人家以外,我連學科都比不上別人,國中第一天的英文課,老師說:「我知道大家暑假已經把國一的內容上完了,所以我就直接從第X課開始」然後一開頭就S+V+O,嚇壞了我這個英文口語會話還不差,卻不太會看英文字的人。至於其他科目大概也有類似的遭遇,所以成績常常墊底。

 

就這樣當了兩年的放牛童,到了升國三的暑假,我覺悟自己原來沒有天份當音樂家,當鋼琴家手不夠大、當聲樂家聲音太單薄,原來興趣和天份是不同的,當我決定跟現實低頭轉回升學班時,音樂班的師長們都反對,他們說:「你這樣落後兩年的升學進度,班上成績又不好,其他人專心的唸了兩年,你這樣趕不上進度,高中一定上不了第一志願」

 

還好,父母支持我,讓我轉回普通班開始進入升學考試的行列,那一個國三對我來說很特別,我從一個放牛童,變成另一個智商堪慮的小孩。第一次轉學後的數學考試,我只拿27分(滿分 120),分數低到連數學老師都來問我父親該不該放棄我,還好我父親說:「沒關係,她國中兩年都在玩耍,沒有唸書,現在開始會乖乖的了。」然後我真的很甘願,慢慢唸書、做題目,成績從紅字拉成藍字,然後再一直攻頂。

 

那一年的經驗很特別,我的朋友圈隨著成績的差別也一直在替換,隨著主科越唸越好,老師給我的標準越來越高,那一些本來不太理我的同學,開始用不同的口氣跟我說話;本來可以跟我無話不說的朋友們,再也不會跟我說心事。那一年,我才了解為什麼國小時,會有人說我高傲,因為成績就是高傲的『必要』條件,如果有兩個人做了一樣的事情、一樣的表情、說了一樣的句子,如果這兩人成績不同,給人的觀感就不同,以前我成績很好的時候,不笑代表高傲;現在我成績很差,不笑代表心情不好(因為考壞了),那一年我才了解,成績原來可以決定自己所處的位子。

 

 

 

這個位子似乎在高中聯考放榜的時候固定下來,那年高中聯考的結果讓好多人大笑、也讓好多人大哭,我們班出了全國榜首讓老師們開心不已,還有一些朋友因為考不好,覺得自己一輩子都完了;「雄中雄女」、「鳳中」、「前鎮」、「左中」、「岡中」、「旗美」等放榜學校,似乎就決定了這些孩子的未來定位。

 

我有好幾位同學,因為高中聯考沒考好,決定出國留學,也有好多朋友棄高中唸五專、高職,當年我運氣超好,高中聯考成績非常高,進了第一志願,分數高到國中老師都拍手,以為自己教了一個資優兒童(不過我父親總喜歡提醒我,那是因為那時候還有聯考,如果按照十二年國教,我大概從國一放棄功課後,就注定高中墊底了。)這樣的好成績,還讓自己取得考另一種資優班的資格(然後還不小心蒙上了),結果這麼好的成績有沒有讓我一帆風順?沒有!!!我在高中的成績真的可以算是慘慘淒悽 。 

 

高中三年後,我大學聯考爆掉了,我有一堆同學上了台大、清大、交大、師大,當年我的國中音樂班的同學,也有很多人上了師大音樂系,大家都去很好的學校,只有我去了一個偏僻不太有名的中央大學,連我的親戚偶爾也會嘲笑一下:「那是什麼鳥不拉屎的爛地方?」老實說:我真的很不服氣!如果聯考可以決定我的人生,那我大概就一蹶不振了,我哭了兩個月以後決定要在大學四年補回來,可能是因為我大學很用功,又是當助教、研究助理等等,然後就一路唸到美國去,拿了個美國博士文憑回台灣,又運氣好,到了一個當年我考不上的系所當老師,人生真的很有趣!

 

當年在美國時,我遇到一個好久不見的國中同學,她一直是個乖寶寶,從國小、國中、高中、大學都是唸著第一志願,最後也和我落腳在同一個學校(只是不同系所),在國外,人親土親的狀況下,她對我講了好多心裡話,她說:「我超級羨幕你,我真希望我當年有這個膽子轉出音樂班,這樣我的人生也許會更精采!」從她的言談中,她說出她遵從父母給他的安排,女生當音樂老師多好,宜家宜室,也因為她一直有能力考上這些第一志願,也就沒勇氣踏往不同的跑道。也是在這一年,我開始理解:其實有很多聯考勝利者,不因為上了第一志願而快樂。

 

那那些聯考失利的人呢?多年後,我透過Facebook和一些國中同學重逢,有趣的是:現在常常在Facebook上快樂分享生活點滴的同學們,有很多都是高中聯考失利痛哭的人,有些人當年英文成績超差,但是現在卻愉快的在美國生活,也都習慣在臉書上用英文分享心情;有一些人現在的工作看起來超有趣,又有很融洽的夥伴們;還有一些人成為氣質專欄作家。對這一批朋友來說,他們的人生沒有終止在一個不合意的聯考結果上,他們很認真的運用自己身旁的資源,然後一步步的找到讓他們快樂的生活方式,如果說,人生最後不是拿學歷來衡量,而是拿快樂來衡量,他們都坐在成功寶座上。

 

退一萬步來說,假使學歷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我有另一個國中同學,他的求學歷程也很精彩,當年高中聯考他一間都沒有錄取,所以去唸了某個不太有名的職業學校,當年他父親說起他都會嘆氣一下,結果﹗當年理化死當的他,居然對電子電路版有天分,所以高工唸完後就插班唸五專,五專唸完就插大上科大,科大唸完就甄試上清華電機研究所,研究所畢業也是進了某個園區大廠賺大錢去了,學校老師們提到他都說他真有『出拓』!這是一個聯考考不好,最後還是有高學歷的案例。

 

我回來教書的這幾年,看過、也聽過很多高中第一志願、大學研究所是台清交畢業的學生,理應前程似景的他們,突然一蹶不振,感覺上好像是因為沒有考試的目標後,所有人生的志願都不見蹤影,再也沒有值得奮鬥的地方!頂著一個金色光環的學歷並沒有讓他們的人生富足、美好,而且也因為曾經爬上山頂,在山頂上太久,似乎就找不到下山的路。

 

幾十年後,回頭想想當年爆掉的大學聯考,我慶幸自己當年考差了!這個失敗讓我跌到心情的山谷下,也讓我自覺得不如人,還好當年年輕、沒太多人注意自己,我可以慢慢地學著靠自己的能力再次爬山。

 

現在的我,超級慶幸自己當年沒唸台清交,中央大學感覺上是一個偏遠、與世隔絕的地方,但是也是如此,困在學校的我們成為彼此的好嘛吉,我們有許多的團體生活、團隊工作經驗,很多人需要到工作才經歷的事情,我們提早在大學經歷過,也許是這些提前的歷練,讓我們都很有準備,因此到了職場反而一帆風順,我的大學同學們,現在超多人成就超凡,好多人掛著台灣百大企業的『合夥人』、『董事長』、『總經理』頭銜,不是因為他們特別會唸書,而是他們做人特別有魅力!

 

我沒有讓聯考決定我的一輩子,也沒有讓聯考的落點決定我後來的發展,我也有超多朋友沒有讓聯考決定他們的未來,也因此,我相信不管我們因為升學考試的結果如何,只要我們願意,都會有快樂的未來。

 

人生是一場馬拉松,而不是短跑,升學考試只能測出一個人的短跑實力(或運氣),然而在人生馬拉松中,我們可以慢慢跑、欣賞路邊的風景跑,也許有一天我們終將理解:原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3272 最後修改於 %2021.%03.%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