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田野裡的性別 精選

2022.02.14   江芝華|台灣大學人類學系副教授
刊載於專欄 專題報導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在田野中,我們開始注意到不同人的不同需求,而如何讓不同人在田野裡都可以無顧慮的專心於自己擅長的工作,則是當代考古家必須事先設想並且做好準備的。一個照顧到所有人需求的田野環境,不但使得田野的進行順利,更可能讓不同個體可以有更平等的互動關係,田野的風貌也就不再單一了。

傳統的考古田野是個性別不友善的場域,這反應了學科社群本身組成的性別差異,也和社會普遍對性別及考古學的刻板印象有關。西方學科發展的早期歷史,男性往往是主導者,女性被排除在外;而考古學特有的田野傳統,更是充滿了「陽剛氣息」。前陣子網路平台上的一部影片《古寶》(The Dig),描述英國著名青銅器時代遺址Sutton Hoo的發掘過程,影片裡可以清楚看出這學科早期嚴重性別失衡的樣態。這個於1939年所進行的發掘現場,僅出現兩位女性,分別為出資的女地主Edith Pretty及一位考古家Peggy Piggot,不過這考古家的加入卻是因為他那著名的考古家丈夫。雖然最後重要的發現是由這位女考古家所發掘出土,但是電影充分的顯示了傳統考古田野裡,以男性為主導且佔多數的發掘現場。

 

相對於其他學科,女性大量進入考古田野相對晚近。記得自己剛進入田野時,親朋好友們總擔心我怎麼能適應一整天要待在野外日曬雨淋的體力活,也總是有女性朋友們會問,戶外工作怎麼上廁所呢?生理期來時妳該怎麼辦呢?甚至質疑我們(女性)會延誤田野工作進度。這些疑問及質疑反應了大眾對於考古田野的想像,也顯示了我們社會對於性別差異的刻板印象,更「性別化」了考古田野。

在我初入田野時,同行間有句話:「田野裡,女人當男人用,男人不當人用」,彷彿考古田野僅是重勞動的場所。其實考古田野是一個擁有多重風景的場域,需要各種專長的人共同完成:除了想像中的體力勞動外,也有需要手巧細緻的繪圖、清理工作,有挖土的,也有洗土的,有太陽下揮汗工作的,也有在工作站裡處理遺物的;這些工作並無性別之分,反而會受惠於各種合作的組合,讓成果更加豐富。也因此如何創造一個對所有人都友善的工作環境是所有田野工作者所需要思考的。

 

過去在男性主導的田野場域裡,使得女性的各式需求在田野裡往往被忽略,使得大家以為女性不適合田野工作,然而當田野的女性身影越來越多時,這種排除特定性別的氛圍逐步改變。在田野中,我們開始注意到不同人的不同需求,而如何讓不同人在田野裡都可以無顧慮的專心於自己擅長的工作,則是當代考古家必須事先設想並且做好準備的。一個照顧到所有人需求的田野環境,不但使得田野的進行順利,更可能讓不同個體可以有更平等的互動關係,田野的風貌也就不再單一了。

 

 

1007 最後修改於 %2022.%02.%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