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標籤顯示項目: 《女科技人電子報》第127期

畢業生親友、師長、校友大家好,恭喜2018全體畢業生!站在舞台上的我與歷屆學生代表有些許不同,我不是工程背景出身。但在你們開始懷疑委員會的決定之前,讓我來說明一下醫生和工程師有多麼相似。

這次來美國,是我第一次用「科技的角度」體驗這個國家。到底一個全世界引為指標的地區——矽谷,提供了多少吸引全世界人才的優勢? 我在這短短6天的行程中,收穫滿滿。非常謝謝 WomenWhoCode 總部提供財務補貼,讓我得以成行。

我曾經問過自己,什麼是這十年做過最值得驕傲的事呢?不是被國外名校錄取、不是獲得許多設計大獎、更不是在紐約大公司上班的頭銜,是我經濟獨立、不花家裡的錢出國留學,並且有能力幫母親分擔家計、改善家中經濟困境,讓父母有一個安穩的晚年。終其一生,我想要讓身邊的人,過的比我自己更幸福。

我相信台北的小孩在缺乏引導的情況下,在長大之前沒有親眼看過星空,或許並不令人意外。第一次看到星空,已經是在剛上小學那年的暑假。

有次,在餐廳聽到一位媽媽大聲斥責孩子:「你都已經到店門口了!為什麼不能忍住?就算要吐,你手上不是有袋子嗎?怎麼還對不準」當下我在想這位媽媽為什麼不能同理他的孩子身體不適,用這樣的態度處理孩子的犯錯,難道不會造成不好的影響嗎?但她讓我想起自己過去擔任課輔老師時,也有相似的情境。

尋找自我價值

29 六月 2018
發佈於 職涯

我有一個媽媽跟兩個姐姐,所以常常跟別人介紹,我家是女子軍團。父親在我還是小嬰兒時,就因車禍去世了,所以記憶中沒有任何關於父親的記憶。長大之後才知道原來,在家庭組織中,還有一個名為「父親」的角色。

今年秋天我將入學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地球系統科學博士班。在這之前,我就讀清華大學的物理系(大學部和碩班)。以前的我都以唸物理自豪,如同部份物理學家一樣,我認為物理就足夠解釋宇宙的一切。我沈醉於理論電磁學、量子力學、場論等等美麗抽像的數學架構和概念。

第 2 頁,共 4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