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一直很精采!一些和我不熟的人單單聽過一兩件發生在我身上的奇遇後就採取完全不信態度的人大有人在。但是在我身邊的人則是心臟強、強、強!不論我告訴他們發生什麼事,他們都能靜下心聽完,然後告訴我:雖然這些事剛開始聽時實在有夠離譜,但幸好,最終的結果都是好的!

我的出生

我出生在台中縣后里鄉一個傳統與保守的大家族,阿公是大地主,當時我們家附近住著不少鄰居,以前是我們家之佃農。

有一天春末下午,陽光柔和清風徐徐,懶洋洋舒坦極了,突然接到Prof.戴明鳳來電,要我寫一下和女性科學人相處之道,讓我一頭霧水,搞不清楚女性科學人和我有啥關係?經說明瞬間,突然發覺原來我家那口子—蔡秀芬是所謂的女性科學人;結婚二十餘年,現在才發現原來我算是女性科學人的另一半。

我的父母親成長於國家動盪不安的年代。父親十多歲即從軍抗日,來到台灣的第一年即生下了我,由於寶島常綠,而給我取名為寶綠。

佃農之女

我出生於雲林縣的一戶佃農家,靠著種田與一些零工來維生。父母親從沒上過學,不到二十歲就結婚,全憑媒妁之言,只要八字能合,聘金談得攏,窮人聯姻就如此撮合了。

一位雖不是科學家、不是物理學者,但卻為物理學術界服務奉獻近40年的特別物理工作者,陪伴所有台灣物理學者一路走過台灣物理的學術研究艱辛草創與開發成長的發展歷程。

更多文章:

期數
標題
作者
吳昭燕|義守大學化學工程學系教授
林更青|輔仁大學物理系副教授
白曛綾|國立交通大學環境工程研究所教授
陳怡如|台電核能技術處策劃組、WiN Global 執行理事
林昭吟|國立台灣大學凝態科學中心教授
朱淑君|國立成功大學物理學系助理教授
郝玲妮|國立中央大學太空科學所教授
吳秀錦|國立清華大學物理系教授
口述:郭瑞年|國立清華大學物理系教授、紀錄整理:蔡麗玲、彭郁馨|國立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