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我的父母親成長於國家動盪不安的年代。父親十多歲即從軍抗日,來到台灣的第一年即生下了我,由於寶島常綠,而給我取名為寶綠。

10

佃農之女

我出生於雲林縣的一戶佃農家,靠著種田與一些零工來維生。父母親從沒上過學,不到二十歲就結婚,全憑媒妁之言,只要八字能合,聘金談得攏,窮人聯姻就如此撮合了。

十二 10

一位雖不是科學家、不是物理學者,但卻為物理學術界服務奉獻近40年的特別物理工作者,陪伴所有台灣物理學者一路走過台灣物理的學術研究艱辛草創與開發成長的發展歷程。

10

不管投身在哪一個行業,女科技人的日子總是充滿挑戰的。無論環境多麼嚴苛,永遠不要忘記我們的初衷。堅持的熱情及與時俱進的智慧,是幸福的根源。

第 12 頁,共 17 頁